今天是: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普利策新闻奖女性得主:“女性赢得权利”看起来很美 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7年12月19日
标题: 普利策新闻奖女性得主:“女性赢得权利”看起来很美 _《参考消息》官方网站
作者:
资料来源: 参考消息网(北京)
发布时间: 2017-12-18
关键字: 普利策 新闻奖 女性得主 女性 赢得权利
 

图片来自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参考消息网12月18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10日刊登了题为《我这一代人觉得妇女已经赢得了权利,难道真的不是在骗自己吗?》的文章,作者为普利策奖获得者卢辛达·弗兰克斯,以下是文章摘要:

与最近几周纷纷站出来讲述自己痛苦经历的那些女性相比,上个世纪70年代当我刚入新闻这一行时,编辑室里装点门面的那寥寥几位女性对性骚扰的态度截然不同。

“你写文章像个男人”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著名国际通讯社的伦敦分社工作。当我走进新闻编辑室时,所有的男性工作人员都盯着我看,仿佛我是沙漠中的绿洲。但他们很快就失望了。我的态度很冷漠,被他们称为“冰雪公主”。我感到孤独,很需要朋友。所以,当一名记者开始跟我攀谈时,我做出了回应。我的心里升起了希望,直到我感到有一只手在慢慢沿着我的大腿往上摸。我迅速用一记肘击甩开了他。第二天,另一个抓我屁股的家伙被我迅猛的后踢踹中膝盖,另外奉送了几句脏话。

我那一代女性是在第二波女权主义的兴奋感中成长起来的,我们自视为强大、凶猛的自我捍卫者。我们告诉自己:不当的性冒犯只不过是证明我们比那个更弱的性别更具优势的机会。我们几乎都不认为自己受到了严重伤害,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只要有足够的勇气,我们就能克服困难,找到出路。

一天晚上下班后,一群记者邀请我去当地的爱尔兰酒吧喝酒。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喝了几大杯健力士黑啤酒和帕迪威士忌。当时我很害怕,但我知道那次考验有多重要。我一定不能让他们看着我从凳子上掉下去取乐。我并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只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也许还能在掌管这个世界的大俱乐部里占有一席之地。

不久后,我去了北爱尔兰,正赶上一群新教徒用棍棒对天主教徒发起凶狠的攻击。我受了一点皮外伤,带着流血的兴奋,我找到了一个付费电话。当伦敦分社社长接了电话后,我开始用第一人称口述新闻。听到我的电话他很不高兴。“该死的,赶紧滚回来。女人不允许留在战区!”他吼道。当时,他在盛怒之下没有意识到,等他找到一个男记者来接替我,一条好新闻已经完成了,不过,他慢慢地勉强同意我留了下来。

我一回来,就看见他在一脸阴沉地翻看我的稿子。我躲开了。“弗兰克斯,”最后他用祝贺的语气说,“我不再把你当成女人了。你写文章像个男人。”

现在,我依然禁不住把这视为最高级别的赞美。我已经被洗脑了。

“恐惧比承认的要多”

当几个月前闸门被打开后,很多各行各业的男性突然快速倒台,起初,我还有点不敢相信。有些女人说,她们当时呆住了,无法抗拒上司,有时甚至是同事,这令我感到困惑。还有几名女性说,她们在反抗后感到内疚和恐惧,第二天写邮件道歉,并要求再给一次机会。我为她们感到难过,但我真实的反应是困惑:我想知道,什么样的女权主义者会如此绝望,愿意用尊严换取工作?

随着这些女性经历的故事变得更加下流,甚至是彻头彻尾的变态,我想知道男性的傲慢是否终于演变成了狂暴。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10年美国流行文化的色情化,是否释放了男性的本我,让他们可以追逐自己最荒唐的幻想:在家中进行专业访谈、在求职者面前裸体穿着敞开的浴袍走动?倡导性自由的女权主义,是否与这些文化潮流合污,适得其反地为这些工作场所的侵犯行为火上浇油?又或者,这些令人反胃的侵犯一直都在发生,只是没有被暴露出来?

在思考这些时,我想起了更多的往事。我们的先锋一代是否欺骗了自己?当然,那时候,我们也非常了解沙发试镜这回事,有权势的男人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扶持或毁掉一名年轻女性的事业。我们警告过自己的姐妹们,但我们都是轻声低语,从来不敢大声说出来。也许,我们的恐惧比我们承认的要多。

“认为自己不配得奖”

在加入通讯社两年后,我获得了普利策奖。为此,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我是第一个凭借国内报道获奖的女性,这一切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我能看出他们垂着的脑袋里在想什么:我们努力多年,想获那个令人垂涎的奖项,结果却让一个24岁的人拿走了!那一天和那之后的日子里,整个分社的男人都拒绝和我说话。

我被逐渐产生的一个想法所困扰,认为自己不配得到那个奖,应该把它还回去。在接下来的至少10年里,我一直羞于告诉别人我得过奖。

过去几周中我年轻时经历的那些更为微妙的歧视时刻又回来了:稿子还没写完就被毙掉;在看望完生病的母亲回来上班时却发现,原本承诺给我的调去巴黎的机会给了一个和我同龄、工资比我高得多的男同事等等。

年纪越大便越容易遭遇性别歧视,这在意料之中,有时甚至会挺好笑。但它不会停止,即使是在你已经出版了4本书、拥有了漫长的新闻从业经历之后。

我赞赏最新一代女性为了争取改变社会的机会而站出来披露个人屈辱经历的勇气。作为最早的女性新闻从业者,我们坚强,满怀抱负,甚至对自己的才华感到自负,但多年来,我们的自信心经常受到不可弥补的伤害。

几年前我遇到一名在前一年凭借国外报道获得普利策奖的人。当他终于发现我们都是普利策奖获得者时,他用批评的语气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害羞的普利策奖得主。你知道自己得的是新闻领域的最高奖项吗?我获奖的时候可是仰天长啸。”

天显然是在听着的。

【延伸阅读】女星曝出温斯坦骇人劣行:鬼魅般纠缠 致命恐吓

参考消息网12月15日报道 女演员萨勒玛·海克站出来讲述了她被可耻的电影公司高管哈维·温斯坦骚扰的经历,她说,温斯坦对她不仅有性要求,还曾狂暴地威胁她:“我要杀了你,别以为我办不到。”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12月13日报道,海克13日在《纽约时报》的评论版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哈维·温斯坦也是我的怪物》。她在文中披露,当年在拍摄电影《弗丽达》期间,她怎样接纳这位当时的好莱坞大亨,与之展开合作。电影讲述的是墨西哥画家弗丽达·卡洛的生平。她写道,由于“答应”接拍这部电影,很快她就不得不“拒绝”温斯坦。

她写道:“在晚上的各种时间随时拒绝给他开门,一宿接一宿,一个酒店接着一个酒店,一个地方接着一个地方。他总是鬼魅般出现,甚至有一次出现在我拍另一部电影的地方,那部电影跟他毫无关系。拒绝跟他一起淋浴的邀请。拒绝让他看我淋浴。拒绝他给我按摩。拒绝让他的某个裸友给我按摩。拒绝、拒绝、拒绝、拒绝、拒绝。”


女演员萨勒玛·海克(图片来自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

海克说,当甜言蜜语和坚持不懈仍然不能得逞时,温斯坦诉诸“歇斯底里的愤怒”。她写道,有一次,“在愤怒的攻击中,他说出了可怕的话,‘我要杀了你,别以为我办不到。’”

她还披露,温斯坦强迫她与另一女性拍摄正面全裸的性戏,把她“吓到崩溃”。海克说,她“止不住地哭泣和抽搐”。

“我开始呕吐,但还有镜头等着拍。我不得不服用镇静剂,镇静剂终于让我停止了哭泣,可是也让呕吐加剧了。你可以想象,这根本不性感,但那是我应付那种场面的唯一办法。”

两个月前,《纽约时报》和《纽约人》刊登了爆炸性新闻,详细报道了温斯坦数十年来在性方面的不当行为。之后,又有数十名妇女主动披露了温斯坦对她们的骚扰,现在温斯坦已经被赶出了他参与创办的公司,被妻子乔治娜·查普曼抛弃,还被踢出了颁发奥斯卡奖的学院。

对温斯坦的指控引发了一场对性骚扰者和侵犯者的历史性清算,把娱乐业、媒体业、政界和体育界许多有权有势的人拉下马来。

海克说,之前她没有说出这些事情是因为她给自己“洗脑了,深信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她熬了过来”。


左一为哈维·温斯坦,左二为女演员萨勒玛·海克(图片来自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

她写道:“我逃避责任,不想毫无保留地说出一切,我的借口是已经有足够多的人揭发他……但实际上,我是不想接受挑战,向亲朋好友解释几件事情:为什么我在漫不经心地提到自己也跟很多人一样被哈维欺凌过时,会省去一些细节。又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一个伤害我这么深的人友好相待。”

海克感谢温斯坦系列报道引发的这场运动,写到她“感谢所有聆听我们遭遇的人”。

“我希望我的加入能够揭示为什么这件事这么困难,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等了这么久。男人进行性骚扰是因为他们有能力这样做。现在女人揭发是因为在这个新时代我们终于也有能力说出来。”

(2017-12-15 11:39:49)

【延伸阅读】美性骚扰风暴波及新闻界 著名主播与特派记者均被指控

参考消息网11月22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8名女子指控备受敬重的主播查理·罗斯性骚扰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等媒体11月20日宣布停播罗斯主持的电视节目《今晨》。


8名女性指控美国著名电视主播查理·罗斯有性骚扰行为(图片来自美国之音电台网站)

据台湾“中央社”11月20日报道,75岁的罗斯随后在网上发出道歉声明,下方则有许多网友留言。有人写道:“这些关于你不当行为的爆料让我非常痛心又生气。查理再见。”还有人说:“不好意思查理,滚开,该退休了,并且好好反省你的卑鄙行为。”


格伦·思拉什接受不正当性行为指控调查(图片来自《华盛顿邮报》网站)

据台湾“中央社”11月20日报道,美国媒体11月20日表示,《纽约时报》资深的白宫特派记者格伦·思拉什被控在上一个媒体工作期间涉及不当性行为,随后被停职。

据报道,2009年到2016年思拉什在美国政治新闻机构《政治报》任职,后来加入《纽约时报》。他在《政治报》的同事劳拉·麦根11月20日在沃克斯网站上写道,5年前某个晚上,思拉什在酒吧将坐在她旁边的人支开后便亲她,还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让她更生气的是思拉什还散布文章诽谤她。

思拉什没有立即发表评论,但告诉沃克斯网站,他向任何对他在场感到不舒服的女性致歉。他形容与麦根见面时间“短暂、两厢情愿”。他说自己没有诽谤麦根。

据报道,《纽约时报》发言人11月20日说:“被控有此行为令人非常关切,而且不符合《纽约时报》标准和价值。我们打算全面调查,在此期间,思拉什将被停职。”

思拉什是《纽约时报》6名专跑白宫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新闻的记者之一。他与同事合作撰写有关特朗普的书。

(2017-11-22 11:03:29)

【延伸阅读】美脱口秀“名嘴”遭解职 民调称六成美国女性曾遭性骚扰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 在8名女性联合指控查理·罗斯性骚扰之后,罗斯被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新闻部解职。罗斯除在公共广播公司(PBS)主持同名秀《查理·罗斯秀》之外,还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今晨》节目的联合主持人。

美国《沃克斯》杂志网站11月21日发表题为《在八名女性指控其性骚扰后,查理·罗斯被CBS开除》的报道,该报道引述《华盛顿邮报》的消息称,这些女性说她们曾遭到罗斯各种方式的性骚扰,包括打内容色情的电话、不当的触摸、在她们面前裸体走动等,时间范围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2011年。


查理·罗斯在纽约的家中(图片来自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3名女性公开详细描述了她们遭罗斯骚扰的遭遇。另外5人要求匿名,因为担心遭到报复,毕竟75岁的罗斯在媒体圈非常高调且有影响力。

在《华盛顿邮报》获得的一份备忘录中,CBS总裁戴维·罗兹称罗斯的行为“极为令人不安且不可容忍”。

“我总是听说过去的事情与现在有所不同,没有人能够改正过去,”罗兹写道,“但是曾经被接受的东西,现在不应该再被接受。”

另据台湾“中央社”11月21日援引法新社的报道,11月21日公布的全国民调显示,60%受访的美国女性表示自己遭遇过性骚扰,其中超过2/3的人说事发地点在职场。

法新社报道称,这份调查出炉的同时,美国正面临震撼娱乐界、商界和政治界的性侵和性骚扰丑闻。

根据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的调查,20%男性表示曾遭性骚扰,其中60%也说地点是在职场。


美国职场性骚扰(图片来自《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网站)

民调发现,曾被性骚扰的女性中,69%说骚扰发生在职场,43%在社交场合,45%在街上,14%则是在家里。

调查发现,89%的受访者将女性遭受性骚扰归为“严重问题”。55%则表示,最近媒体报道的大量指控,能让人们更了解性骚扰问题。

62%的人说,他们认为经过最近的揭露性报道后,人们更可能为性骚扰负起责任。

昆尼皮亚克大学民调助理主任马洛伊说:“绝大多数的美国男性和女性都深受性骚扰困扰,而这些数据强调了原因。惊人的是,每10名女性中就有6名说她们是受害者。”

昆尼皮亚克大学表示,这项调查结果是依据11月15日到20日期间对1415人做的调查,误差值为3.1%。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中国妇女参政新气象:新一届省级地方女性领导干部状况分析
2018年地方两会落幕 省级人大政府政协完成换届,12名女性当选省级“一把手”
中国妇女报:2017年性别歧视事件黑榜!
重磅!2017年度性别平等十大新闻事件揭晓
中国妇女研究会畅谈学习十九大精神体会(二)
中国妇女研究会畅谈学习十九大精神体会(一)
2017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京召开
 沈跃跃: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 推动新时代中国妇女研究事业创新发展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