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8月21日 星期二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全球性别差距,十年来首次倒退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7年12月29日
标题: 全球性别差距,十年来首次倒退
作者:
资料来源: 凤凰国际智库 价值世界
发布时间: 2017年12月28日
关键字: 全球 性别差距 首次倒退
 

· 十年来,全球女性在健康、教育、经济和参政领域地位在2017年首次出现倒退

· 全球68%的性别差距已消除,实现男女平等的道德与经济意义重大

· 冰岛蝉联全球性别最平等国家榜首,中国排名下滑一位至第100位,是新生人口男女比例失衡最严重国家。

 

2017年11月2日,瑞士,日内瓦——世界经济论坛刚刚发布的《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向世界发出了一个不安的信号,即虽然在过去十年全球性别差距呈现缓慢缩小趋势,但2017年全球男女平等状况首次出现倒退。

自2006年首版报告发布以来, 《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每年对女性在教育程度、健康与生存、经济机会与政治赋权四大指标进行测评并排名。

今年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68%的性别差距已消除,略低于2016年的68.3%和2015年的68.1%。

今年的四项指标指数都有所下滑,后两项女性经济与参政机会尤其明显。报告估算,全球男性的平均年收入为2.1万美元,女性仅为1.2万美元。

按照目前的进展速度,世界需要再花100年实现完全的男女平等。若单看职场上的性别平等,则要再等217年。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表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人才为王的时代,一个国家或企业的竞争力将前所未有地依赖于创新能力。这个时代的赢家必将是那些懂得接纳女性并助其发挥潜能的领导者。”

 

 

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指数排名

报告对全球144个经济体的性别差距状况进行排名,冰岛蝉联榜首,成为全球性别最平等的国家,北欧国家挪威、芬兰、瑞典均排进前五,卢旺达因其突出的女性参政表现位列第四。排在第6位的尼加拉瓜和第7位的斯洛文尼亚都首次取得了消除80%性别差距的佳绩。爱尔兰、新西兰和菲律宾分列8至10位。

在二十国集团国家中,法国(第11位)排位最高,其后是德国(第12位)、英国(第15位)、加拿大(第16位)、南非(第19位)和阿根廷(第34位)。美国排名下降4位,至第49位。

中国排名下滑一位至第100位,略高于印度(第108位)、日本(第114位)、韩国(第118位)、土耳其(第131位)和沙特阿拉伯(第138位)。

中国在“职业技术工人”与“高等教育入学率”两个分项上已经实现了完全的性别平等,但在“预计收入所得”和“高管与政要人数”方面较去年有所下滑,而在“新生人口性别比例”方面,中国长期处于严重失衡状态,是影响全球排名的最大薄弱项。

从报告数据还可以看出,在中国,女性花在照顾家庭等无报酬工作上的时间占总劳动时间的44.6%,而男性的这一数字仅为18.9%。此外,中国女性在公司董事会级别的人数占比仅为9.4%。

世界经济论坛教育、性别与就业系统负责人阿迪亚•扎赫迪(Saadia Zahidi)表示:“时至2017年,我们不愿看到争取性别平等的努力出现逆转。性别平等既是道德需要,也是经济需要。我们也确实看到很多国家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它们为缩小性别差距而做的努力也已开始出现成效。”

 

实现性别平等的经济意义

诸多研究已表明,改善性别平等状况可带来巨大经济红利。 近期有统计认为,实现经济上的性别平等可使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2,500亿美元,美国17,500亿美元,日本5,500亿美元,法国3,200亿美元,德国3,100亿美元。

中国的数字更为可观,另有数据指出,若中国能够在2025年提升25%的女性经济参与度,本国GDP可增长2.5万亿美元,同期全球GDP亦可增长5.3万亿美元。鉴于政府收入在GDP中的占比,GDP增长还将令全球税收增加1.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9,400亿美元)来自新兴经济体,这意味着政府能有更多自筹公共经费用于缩小性别差距。

实现性别平等的经济意义同样存在于行业与企业层面,促进性别平等的一大关键途径是促进性别在行业间的平衡。

来自报告研究合作机构领英(LinkedIn)的数据显示,男性在教育、健康、福利事业等领域较为稀缺,女性在工程、制造、建筑、信息、通信等方面代表性不足。这种性别分化对各行业来说都是损失,缺乏性别多样性也就缺少了更多创新创造的可能性与回报。

行业人才分布失衡现象不光是人才储备问题,事实上,在各行各业中,男性都占据了绝大多数岗位的领导位置,面对这一现实,光靠加强女性培训教育提升技能还远远不够,还需要企业自身从内部做出更多的改变。

从报告中看中国位列所有144个国家中第100位,是该报告自2006年发布以来,历史排名最低。

打开这份报告,我们发现中国不仅落后挪威、丹麦这些北欧国家,甚至排在许多非洲、东南亚国家之后。我们不禁要问,中国女性的地位为什么会不如卢旺达(排名第4)、菲律宾(排名第10)、孟加拉(排名第47)?

 

 

虽然《报告》参考的数据是客观的(例如“出生性别比”、“男女识字率”),但数据的选择,以及把各项数据综合起来得到“性别平等指数”的过程却是主观的。在下面的文章里,通过分析“性别平等指数”的构成来解释为什么《报告》的排名这么出人意料,以及为什么性别平等不该用世界排名来比较。

虽然《报告》参考的数据是客观的(例如“出生性别比”、“男女识字率”),但数据的选择,以及把各项数据综合起来得到“性别平等指数”的过程却是主观的。

性别差距是相对概念

《报告》的“性别平等指数”,是取各国在政治、经济、健康、教育这四个大项得分的平均值,而每项又由几个小项指标组成,例如“教育”是由“识字率”、“小学入学比例”、“中学入学比例”、“大学入学比例”组成。每个小项的计算方法都是“女性的值”除以“男性的值”,所以一个男女识字率都仅为70%的国家,和一个男女识字率都为99%的国家,得分都是满分1分。

而一个女性识字率97%、男性识字率99%的国家,却只拿到0.97分。下图中,博茨瓦纳和加拿大都在“识字率”这个小项上拿了满分,尽管加拿大的绝对水平要更高。而中国则因为女性识字率低于本国男性识字率,所以只拿到了0.95分。

 

 

《报告》的“性别差距”是一个相对概念,即该国女性地位比该国男性地位低多少。中国的“性别平等指数”低于卢旺达、菲律宾,意思是卢旺达的男女差异小于中国的男女差异。

那中国到底在什么方面有巨大的男女差异呢?下面的图表显示,中国“丢分”最多的大项是“健康”,主要原因是出生女孩数远少于男孩数,出生性别比世界垫底。

目前学术界针对中国这种现象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很多女孩出生时没有上户口,所以未被统计,另一种是偏爱男孩的父母选择了流产或者杀害女婴。

 

 

指标的选择

我们看到这份排名会觉得吃惊,还有《报告》选择的细项指标。而这些细项指标的选择也是有争议的。

首先看“政治”这个大项。其中有一个小项指标是“过去50年国家元首中女性的比例”。多数国家在过去50年也只有几任元首,所以把这个指标纳入排名值得商榷。

印度和孟加拉因为曾有男首相的女儿长期任职首相,所以在这个指标上排名数一数二,而瑞典这样女性参政比例很高、但恰好还没出过女首相的国家,这一项得分为0。

再看“政治”下面“女性议员比例”这个小项。世界经济论坛的本意是奖励那些女性参政比例高的国家。

但在政治体制不完善的国家,女性议员能否切实代表女性民众的利益?更大的问题是,男女比例50:50的社会,一定需要议员比例也是50:50才算性别平等吗?这在政治学界远不是一个已有定论的问题。

此外,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高比例女性的议会,最初得以达到40%甚至50%的女性比例,依靠的是配额制度,即议会或主要党派保障议员或提名人中有一定比例为女性。这样的配额制度在复数选区(一个选区选多位民意代表)的国家比较容易实施,因为法律可以规定当选议员里必须有一定比例为女性。

而在单数选区(一个选区选一位民意代表)的国家,妇女配额则不易实施,像美国、加拿大、尼日利亚都没有妇女配额。所以单数选区的国家,在女性议员指标上有不小劣势。

再看“经济”这个大项,其中有一个小项是男女参与劳动的比例,世界经济论坛认为男女差异越小,社会越平等。

理论上,这个观点是成立的——随着社会发展,性别刻板印象越来越少,“挣钱养家”不再是男性的专职,“收拾家务”也不再是女性的专职。不过,通过查阅数据,我们发现妇女参与劳动的比例与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呈“U型关系”:在欠发达和特别发达的国家,妇女参与劳动比例高,而发达水平中等的国家,妇女参与劳动比例低。

 

 

上面两张图显示,妇女参与劳动比例和人均GDP在非洲是负相关(上图),但在欧洲是正相关(下图)。举坦桑尼亚和冰岛为例,两国都有70%的妇女参与劳动,但女性参与劳动的原因可能完全不同,在坦桑尼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女性参与劳动更多是迫于生计。因此,在“经济平等”方面是否该给坦桑尼亚和冰岛这两类国家同样的分数,也值得讨论。

只从“排名”来看性别平等没有意义

解释完了为什么这份排名出人意料,我想探讨“性别平等”排名本身的意义。

“性别平等”是一个复杂的概念,有很多定义和量化的方式。我认为横向的“世界性别平等排名”没有意义,因为稍微改变几个参考的指标,我们就可能得到完全相反的排名。

举日本为例,在世界经济论坛这份报告中,日本排名所有144个国家中第114位,在中国、印度之后。仔细看日本各项得分,我们会发现日本在基础保障方面几乎完全做到了性别平等——男女的中小学入读率、出生比、预期寿命都是世界上差异最小的,得分世界第一。然而,日本女性参与劳动比例低、鲜有人成为政商界精英,所以在高等教育性别比、男女收入比、女性参政比这几个指标上都排在末尾。

这样一个社会,世界经济论坛认为它是世界上性别差距最大的地方之一,因为排名选取的指标惩罚像日本这样鲜有女性进入精英阶层的国家。

但如果我们稍微改变参考指标,日本就可能排名世界前列,整个排名也会头尾颠倒。在《2010-2014 世界价值观调查》里,有一题询问各国民众“打老婆是否合理”(Justifiable: For a man to beat his wife),有84%的日本人表示“什么情况下都不合理”,排名所有60个受访国家中第16位。世界经济论坛这份排名里位列第4的卢旺达,只有不到10%的人认为打老婆“什么情况下都不合理”,位列世界最末位。

我举日本这个例子并不是因为该国在性别平等问题上做得多好,也不是因为“性别平等”这个概念等同于对“打老婆”行为的态度。我是想指出排名顺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参考的指标——由于“性别平等”是一个复杂、多维度的概念,我们怎样定义就决定了我们会得到怎样的结论。日本既可能是性别平权的正面典型,也可能是反面典型。

另外,谈到“性别平等”时我们关注的是社会上哪一群女性,也会影响我们对每个国家的评价。如果看社会1%的精英阶层(如担任CEO、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中国的两性差距远小于日本。但如果看社会的99%,日本却比中国更平等。

因此,给各国打一个性别平等综合分然后横向比较,没有太大意义。如果想做国与国之间的对比,应该看某个具体小项,例如性别出生比、入读大学比例等。世界经济论坛排名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它搜集了各国的小项数据,而在每个小项上的横向比较是有意义的。

当然,由于各国在一些指标上的统计口径不同,更严谨的读者可能只会比较同一个国家过去几十年在某一项指标上的变化。

 

中国性别平等的现状

说了这么多横向比较,中国女性的地位近年来究竟是提高还是降低了?

让人欣喜的数据有很多——出生性别比连续七年下降(虽然离自然值还差很远),义务教育阶段男女入学率已无差异、农村妇女自杀率过去十年较九十年代几乎减半。

同时我们也看到这样的数据——近九成女大学生在招聘过程中遇到过性别歧视﹔从基层的村委会主任到高层的人大政协委员都只有一成是女性﹔浙江大学和前北京大学教授分别公开表示“学术界不是女性地盘”、女生一般“死读书、阅读面窄”。

如前文所说,性别平等是一个多维度的概念,无法简单用“九分、十分”或者“进步、退步”来描述。

中国在一些指标上已经没有男女差异,在一些指标上进步显着、但离理想状态还有差距,在另一些指标上做得远远不够。我们在看政府或公益组织发布的性别平等报告时,不妨翻开小项数据,国家在平权问题上的进步与退步就体现在这些细节里。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成立暨开题会在京召开
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推动妇女研究理论创新与发展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系列成果之一
全国妇联党组传达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全国网信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2018年妇女/性别研究研训班在京举办
习近平总书记向女同胞致以节日祝贺
沈跃跃向姐妹们致以节日问候
新一届两会代表委员中女性比例再创新高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