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MeToo反性侵运动大潮下,法国女性为何发出另一种声音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1月18日
标题: #MeToo反性侵运动大潮下,法国女性为何发出另一种声音
作者: 胡文燕
资料来源: 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 2018-01-17
关键字: MeToo 反性侵运动 法国女性 另一种声音
 

1月9日,正逢哲学家波伏娃诞辰110周年,法国女权学者们接受采访,除了追忆这位业界先锋,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则是:如何看待当天法国百名女性签名在《世界报 》上发表公开信,维护男性搭讪的自由,并揭露#Metoo运动走得太远甚至涉嫌“仇视男性”这件事?时事热点同历史碰撞,实属偶然。
如果女星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没签名,回过头来看,其实这场女权之争走的是法国本土论战的经典路数,即主流声音之外,会有质疑,甚至不乏冒犯意见。但在全球反性侵运动当口,这封极具明星效应的百人联名公开信被看成是“法国特色”的代表,引发诸多不解和不满。
法国1968年“五月风暴”引发性解放运动,自由支配身体被看成女性获得个人解放的开端。法国女性维权有自身特点,这同文化传统和历史背景不可分割。但公开信发表后,法国另些女权主义者同样发文抨击,称其代表西方白人布尔乔亚女性的视角,混淆各种概念且反女权。所谓的“法国特色”,也并未在本土得到完全认可。
解放话语的同时,如何避免陷入道德审查和审判的陷阱?如何增加性别互信避免性别战争?具体到性骚扰和不得体搭讪的具体边界在哪,往大处看更涉及与维权话题关联密切的自由和平等之辩。这些在2018年初,以一种略显决绝的对立姿态,引爆了法国乃至世界舆论场。

“另一种声音,而非反对声音”
这封公开信原名为“一些女性发出另一种声音”,在《世界报 》辩论版面刊登后,报纸网站将标题改为“我们捍卫搭讪的自由,这对性解放至关重要”。“捍卫搭讪自由”迅速成为这封公开信的醒目标签。

公开信开篇是这么写的:
“强奸是重罪,但固执或糟糕的搭讪不违法,向人献殷勤也不能算大男子主义式的侵犯。
韦恩斯坦事件过后,公众意识到女性遭遇的性侵,特别是在职场,有些男性滥用自己的权力。这很重要。但如今话语解放却走向了自身的对立面。我们有些提心吊胆,不敢正常讲话,不敢打断令人讨厌的话。那些不想随大流配合的女性,被看成叛徒或帮凶。
这正是清教徒主义的实质,即以所谓保护女性,促进女性解放为名,让她们永久待在自己受害者的角色中,成为大男子主义恶魔笼罩下的可怜人。仿佛回到妖术盛行的旧时代。”
正文分两部分,分别以“告密和指控”及“冒犯的自由至关重要”为小标题。主要讲述#Metoo运动后,很多人选择在社交网络而非法庭公开指控嫌疑人。这样不仅可能伤及无辜,无意间也加重女性承载的受害者形象,反而对女性实现个人独立和整个社会进步不利。
1977年曾被著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Roman Polanski)强暴的美国人萨曼·莎盖默(Samantha Geimer)在社交网络推特上,表示支持这一公开信。她说:“我完全赞同德纳芙女士。女性需要获得平等、尊重和性自由,我们只有依靠自己才能获得。不要请求别人保护我们,跟我们说哪些事可以做。”
此外,文中也举例说遭遇地铁“咸猪手”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事人完全可以自卫,大声喝止便好,并有能力从困扰中走出来。她们还提到“咸猪手”们可能是些性生活贫瘠的可怜家伙。这一说辞在法国引发很大争议,公开信倡议者们本想展示女性强者形象,但被反对者贴上“无政府主义者”和“性侵同谋”的标签。法国法律规定,地铁“咸猪手”式性侵面临最高5年监禁和7.5万欧元罚款。
起草者为五位女性,她们分别是作家萨拉·石斯(Sarah Chiche)、文艺批评家凯瑟琳·米勒(Catherine Millet)、演员凯瑟琳·罗布-格里耶(Catherine Robbe-Grillet)、作家派格·萨斯特(Peggy Sastre)和作家阿布努斯·沙尔马尼(Abnousse Shalmani)。百名签名女性也多来自文艺界,包括演员、作家、翻译和策展人等知识分子群体。
其中两名起草者——凯瑟琳·米勒和凯瑟琳·罗布-格里耶可谓法国“六八一代”的典型代表,这一代人也是“禁止‘禁止’”的一代。前者写过自传小说《凯瑟琳·M的性爱日记》,后者则是法国最知名的BDSM调教者。提到两人名字,必定会想到法国的性解放运动。
她们表示,合作起草这封公开信是因为无法忍受#Metoo运动讨论趋于同质化,认为法国版#Metoo——“揭发你的猪”运动有过份之处。她们特别强调说,写公开信的目的并非要去代替或反对任何言论,也不是阻碍任何角度和观点,而是打开辩论的大门。

“艺术遭遇清洗的危险”?
十几天前,起草人萨拉·石斯和一名图书编辑探讨自己新书文稿中女性角色的构建,这次不怎么愉快的谈话,成为公开信的直接导火索。
该编辑也是一名女性,她说,描写性爱时这般放肆,不大符合当下潮流,并举例称,《凯瑟琳·M的性爱日记》这样一本书,如果今天发行,估计都找不到出版社。萨拉听后特别难受,也十分不解。这名编辑觉得她书中的女主角竟然对自己遭到的折磨没有更深体会,也没有太过抱怨生活的曲折。萨拉想,这其实更像是当今时代外露的各种征兆,便联系了凯瑟琳·米勒。后来另三名女性加入,她们决定做点事情,便共同起草了这封后来被命名为“百人公开信”的论坛文章。
1月15日,公开信发表六天后,德纳芙选择在法国《解放报 》刊文解释。她说:“我决定签名,至关重要的原因便是:艺术遭遇清洗的危险。难道要烧了已被收入“七星文库”(Pléiade)的萨德著作?指认列奥纳多·达·芬奇是恋童艺术家并消除他的画?从博物馆拿掉高更的画作?毁掉埃贡·席勒(Egon Schiele)的画?还是禁止菲尔·斯派特(Phil Spector )制作的唱片?当前的审查气氛让我无言以对,我十分担心社会的未来。”
艺术成为新道德秩序的牺牲品?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韦恩斯坦事件过后,过世已久的艺术家如巴尔蒂斯(Balthus)、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和埃贡·席勒都因作品极具争议的性意识而备受质疑。
去年年底,美国1万人联合签名要求纽约大都会撤掉巴尔蒂斯画作——《特丽莎之梦》,理由是画家“使孩童性征浪漫化”,涉嫌恋童倾向;印象派画家高更在大溪地的不羁生活被后人津津乐道,如今也被打上“性旅游始祖”的标签;今年奥地利将举办埃贡·席勒逝世一百周年回顾展,这名曾受弗洛伊德影响的表现主义画家,再次走入镁光灯下,但在这一特殊时期,伦敦、科隆和汉堡纷纷拒绝张贴其回顾展宣传画。
今年年初发生的“卡门事件”更是将道德和艺术的辩论推向高潮。今年1月7日到18日,新版歌剧《卡门 》在弗洛伦萨戏剧院上演。此前剧院院长觉得原作结局卡门被杀,然后接着观众掌声立刻响起,好似为女性被害而鼓掌,要求导演修改剧本结尾。弗洛伦萨市长也表示赞成,认为在意大利类似暴力逐年增加的情况下,如此改变将传递“文化、社会和道德层面的信息”。就这样,吉普赛女郎命运大逆转,杀死了求爱对象唐·荷塞。
经典歌剧被改编,加入现代元素并非罕见,但以“反对女性暴力”为名更改剧情,是否有意义?著有《歌剧和女性失败》一书的哲学家凯瑟琳·克里蒙(Catherine Clément)评价说:“卡门是一个悲剧形象,救她这一举动毫无意义。如果大家觉得这样的游戏好玩,西方四分之三的文学作品都要改变,比如安提戈涅和美狄亚等。”
起草者之一的伊朗裔作家阿布努斯·沙尔马尼有自身体会,她担心法国文化倒退,文艺作品被禁止。她说:“解放语言时,大家拍手叫好,但第二场运动或许正在酝酿。清教徒式的女权主义会带来负面影响。在伊朗,我们的社会风化曾猛烈倒退,先是让女性戴上头巾,后来审查书籍并关闭现代艺术博物馆。博物馆去年才重开,这些对伊朗女性带来不利影响。”
六八一代不再“先锋”?
《世界报 》辩论版面负责人尼古拉斯·张(Nicolas Truong)收到这封公开信时,同样收到两篇同样类似角度的文章,他说,“后韦恩斯坦时代,正酝酿着一些事情,仿佛走到了某个批评的时刻。就像‘我是查理’运动当间,另一场(反向)运动同样兴起。两个事件有可类比之处。”
另两篇文章分别来自小说家和散文家白琳达·卡诺那(Belinda Canonne)和政治学家奥利弗·华(Olivier Roy)。前者文章名为“女性自由表达欲望那天,将不再是猎物”,提醒说揭发的力度和广度将彻底改变性别之间的关系。后者则提到性侵背后社会阶层不同,导致媒体报道角度不同这一敏感话题。文章名为“性侵暴力:‘生理代替文化成为暴力根源’”,称2016年科隆新年夜大规模性侵发生后,施暴者的伊斯兰文化背景成为众矢之的,如今西方男性性侵则更被认为是个体事件,“解决之道也是依照‘西方价值观’去尊重女性。”
公开信签名者代表的社会阶层自然成为论战焦点。法国女权活动家卡罗琳那·德·阿斯(Caroline De Haas)联合几十名女权主义者,于“百人公开信”发表的第二天,在法国电视新闻网franceinfo上发表文章称:“若底层男性歧视女性,她们之中很多人会毫不犹豫站出来揭发。但如果是她们同等阶层的男性摸女性大腿,就成了所谓的‘搭讪自由’。”女性维权致力于实现男女平等,但不可否认,女性群体之间也存在诸多不平等。
记者劳拉·阿德莱尔(Laure Adler)最近出版新书《女性私密词典》,曾拒绝在“百人公开信”上签名。在她眼中,“这封公开信太西方,太白人”。好莱坞女星创立基金,帮助遭遇侵害的平民百姓,“给人的启发远比公开信签名者的贡献大的多”,她说。
接下来的几天里,公开信的起草者和签名者纷纷站出来捍卫文本,但表现差强人意,更加分裂女权主义者内部阵营。凯瑟琳·米勒说:“我希望自己被强奸过,这样我就可以证明说,我自己能从强奸后的心理阴影中走出来”;前情色女星布里吉特·拉艾(Brigitte Lahaie)也是签名人之一,她说:“被强奸时,身体也可以达到高潮。”她们试图解释女性不应囿于受害者角色,每个女性都有自己“身体观”,但表达方式太笨拙。这些句子脱离具体谈话语境,无意中为强奸罪行背了书,加深了各方误解。

世代不同,女性维权的方式不同。
74岁的德纳芙解释说,“很多人说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并因此指责我。要知道,我当年和杜拉斯及萨冈等343个‘婊子’一起签署由波伏娃起草的宣言——‘我堕过胎’。那个年代堕胎可被定为刑事案件,面临牢狱之灾。”
六八一代人眼中,性解放的地位至高无上,这一代女性的自由,从解放身体开始。解放身体,最先意味着她们可自主决定接受或拒绝男性的追求。公开信里尤其提出“不要将女性身体神圣化”,也不要用身体构造定义女性。
而新一代的女性维权者更加多元,注重同各阶层互动交融,她们对社会秩序和体制提出质疑。
有的尖锐,有的温和。比如女性网络媒体Madmoizelle谈到了年轻一代对新世界的微弱期盼:“我烦透了。文学作品里,人物角色特别模式化,不是过于彪悍就是太笨拙。再看一遍电影《闪灵》,你会发现里面的女性多么空洞啊。世界变了。应该统统毁掉充满旧时代陋习的作品?不应该。应该不惜一切继续呈现过于模式化的男性或女性人物?也不应该。”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成立暨开题会在京召开
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推动妇女研究理论创新与发展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系列成果之一
全国妇联党组传达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全国网信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2018年妇女/性别研究研训班在京举办
习近平总书记向女同胞致以节日祝贺
沈跃跃向姐妹们致以节日问候
新一届两会代表委员中女性比例再创新高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