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北航教授性骚扰事件引爆高校 中国版Me too在行动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1月25日
标题: 北航教授性骚扰事件引爆高校 中国版Me too在行动
作者:
资料来源: Vista看天下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23日
关键字: 北航教授 性骚扰事件 引爆高校 中国版 Me too
 

“我要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持续性骚扰门下女学生。”

2018年新年第一天,女博士罗茜茜在新浪微博发布了一封实名举报信,称她在北航读博时的副导师陈小武曾对自己以及另外数名女性学生进行过性骚扰,并随后在网络上公布了数份证据。

举报信迅速引起连锁反应。当天北航官方发布声明称,已成立专案小组进行调查,并已暂停陈小武的工作。此外,围绕“女博士实名举报北航教授性骚扰”的话题在中国高校中引起剧烈震动,目前已有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近50所高校校友联名呼吁建立“高校反性骚扰机制”。

1月11日晚,北航发布针对此事的处理通报称,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并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北航纪委:“一定不会不了了之”

罗茜茜决定举报陈小武是很偶然的事。2017年10月13日,身在美国的罗茜茜在与丈夫随口交流中,谈及正发生在美国社交网络上的“Me too”(我也是受害者)活动。

该活动的起因是一篇报道——《纽约时报》发布了美国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对多名女性性骚扰的调查文章。随后,一位名叫艾丽莎·米兰诺的女演员在社交网络发布了一张屏幕截图“Me too”,鼓励那些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女性出面表态,以让更多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随后,“Me too”在美国演变成一个公众话题。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2日,美国洛杉矶,众多女性走上街头,发起“Me Too”抗议活动,谴责针对女性的性骚扰和性侵行为,呼吁保护女性。

了解完此事的来龙去脉后,罗茜茜深吸一口气,也在心里默念了一句,“Me too”。

几个小时后,她在北航同学群里看到了知乎上有关北航教授陈小武涉嫌性骚扰女学生的内容。她蒙了,内心开始剧烈活动,因为作为陈小武曾经带的博士生,她本人也有过类似遭遇。

12年前,陈小武借口请罗茜茜帮他姐姐浇花,将其带至家中,并对罗茜茜说,“和师母关系不好”,“性生活不和谐因为师母太保守”,而后就要“霸王硬上弓”。被吓坏了的罗茜茜哭着反抗,逃过一劫,但“他当时说过的每一句话犹如烙铁烙在我的脑子”。

美国的“Me too”活动给了罗茜茜勇气。她也将自己的遭遇写下来放到了知乎上,罗茜茜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阻止陈小武继续性骚扰学妹。

在公开自己的遭遇之后,陆续有同样遭遇过陈小武性骚扰的女生联系她。她搜集疑似被陈小武性骚扰的师妹的证词、证据,一并提交给了北航校领导。但后来,她发现她们在知乎上的帖子陆续被删,这让罗茜茜感到压力,开始打算向国内媒体公开。

这需要一些前期的准备,前媒体人黄雪琴帮了罗茜茜的忙。黄雪琴近两年一直在做中国媒体圈性骚扰的调查,她成了罗茜茜在国内首要信赖的对象。经过两人细致的计划,2018年1月1日,一封实名举报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的文章通过罗茜茜的新浪微博发出。很快,“北航教授性侵女学生”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相比于以往国内类似事件的发展脉络,黄雪琴感到这次有些不一样,比如“北航的反应很迅速”。此前国内多次曝光高校性骚扰事件后,要么过了很久才有处理结果,要么最后不了了之,但这次陈小武在举报信公开的当天,就被校方停止工作。

“在实名举报收到效果后,又有一些被陈小武性骚扰过的北航女生站出来,提供了新的证据。”黄雪琴告诉本刊,性侵犯的证据链已经很完整,但不断有新的补充进来,“校方正在对更多证据进行分析确认。截至目前,罗茜茜跟校方还处在良性的沟通中,这个效果是我们期待的。”

1月9日凌晨,罗茜茜在微博贴出北航纪委给她的最新回应:“关于陈小武的问题一定不会不了了之。”

依然沉默的大多数

“北航教授性骚扰事件”之所以引起如此大反响,还在于近些年来,中国高校不断出现教授、导师性骚扰或者性侵学生事件。

2016年9月,广州性别教育中心的韦婷婷曾发起了一次针对全国高校性骚扰状况的问卷调查。调查自2016年10月9日开始,至当年11月10日截止,一个月时间内她收回了6592份调查问卷。

调查结果出乎韦婷婷的意料:近七成受访者表示遭遇过性骚扰,其中75%为女性;超过4成发生在校内公共场所,12.3%发生在校内私人场所,如宿舍、个人办公室。值得注意的是,有414个受访者,是被学校领导、老师,或者辅导员实施了性骚扰。

李欣(化名)就曾被自己的任课老师性骚扰过。李欣是东北某985高校学生,在大一期末考试前,一位教授以告诉她考试答案为交换,引诱她去酒店开房。

“那是一门内容最多、最难背,却是学分最重的学科,6个学分。”1月6日,李欣告诉本刊。考前一周,她频繁接到教授的电话,询问复习状况如何,“他让我好好复习其他课程,不用担心这门课。”

考前一晚,李欣再次接到教授电话,叫她出来。虽然觉得之前的沟通有些奇怪,但考虑到考试在即,李欣还是认为老师要主动给她补习课程。出来之后却发现,教授开着车,停在教学楼背光处,随后就让她上车。

“他应该是一个惯犯。在车上,他还搜我的身,从上摸到下,看我有没有带录音笔,最后还要求我手机关机。”李欣说,教授随后就直接提出了以开房换答案的要求,但遭到李欣的拒绝。教授并不死心,提醒她,如果不去(酒店)而导致这门课挂掉了,奖学金和保研都会受影响。

教授还跟李欣说,自己跟团市委关系好,如果想做项目找他当导师,至少能拿到省级,“我还跟他说了‘谢谢’,但心里觉得真恶心。”

李欣经历了那次事件后,无法释放内心的压抑,便将自己的遭遇写成了短篇小说,发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之后,几个有同样遭遇的同学给她留了言,她没想到其中一个叫张然(化名)的同学遭遇比自己更悲惨。

2017年上半年期末时,张然考试作弊被这名教授抓住,她被要挟如果不答应到宾馆开房的要求,就把作弊事件报告学校,张然就可能面临被退学。在办公室,教授对张然进行了言语羞辱,她很难承受。最终,张然同意了教授的要求。

暑假,当张然看到作弊的那门功课没有挂科,感觉像是脸上挨了一巴掌。“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也不敢向别人寻求帮助,她认为是自己先做错了事。”李欣说。

北航教授性骚扰事件发生前,李欣也曾想联合她所能找到的、被这名教授性骚扰过的其他几名同学一起,曝光这个教授的行为。但她们商量了很久后,还是犹豫了,“我们不能保证一次就能赢,因为我们当时都被搜身、被要求关手机,都没有证据。曝光之后,热点可能两天就过去了,假如我们一次没有扳倒他,我们承担不起输了的后果。”李欣说。

罗茜茜实名举报陈小武之后,李欣和其他几个女生又在一起商量,“不如联系学妹,假如她们再次遭遇同样的事,提醒她们防范并取证”,但至今尚无进展。

“取证困难、高校复杂的权力关系、性污名化,是女生们内心想维权但最终选择沉默的重要因素。”韦婷婷告诉本刊。

韦婷婷曾在接触100多个遭受性骚扰的案例里发现,遭遇性骚扰的过程中,大部分人跟张然一样,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在遭遇性骚扰之后,超过一半的人选择了沉默和忍耐,没有向校方或者警方报案,而他们的理由几乎全部都是,“觉得报了也没有用”。

有媒体做过统计,从2014年到2017年,被公开曝光的“学术性骚扰”共发生了13起,三分之一最终没有被追查。

缺失的防治机制

遭遇过性骚扰的女生普遍会遇到严重的心理问题。

那次事件之后,李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常常失眠,她感到心中很乱,想找心理辅导老师帮她疏导一下。但她很快发现,“心理辅导老师很敷衍。你说你不开心,他们会说,你开心点就行了。”到最后,李欣甚至想退学复读。

遭受性骚扰后的女学生,常常会有类似李欣的心理状态。让韦婷婷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女博士被导师强吻,没有满足导师的要求后,毕业论文一再遭遇挫折,以致最后她试图割腕自杀。”

时至今日,被性侵犯过的张然的精神状况很令人担忧。李欣说,“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沮丧,我们聊天时,她的语气非常悲伤,内心很不安。但她又不愿意告诉父母或者去找心理医生。”

“每年中国高校都有性骚扰状况发生,但现状是几乎所有大学,都没有预防和应对学生遭遇性骚扰的机制。”长期观察高校性骚扰现象的大学教授王文(化名)说:“学生遭遇性骚扰后无处维权,他们甚至连一个安全可靠的诉说渠道都很难找到,学生的心理就容易出现问题。”

 

第51届台湾金马奖提名电影《不能说的夏天》(又名《Sex appeal》讲述了大学校园里教授性侵女学生的故事,剧中由郭采洁扮演的受害者白白因遭遇性侵但又无法说出,导致精神出现异常,两度自杀未遂。

高校处理机制的缺失,韦婷婷通过数据也进一步证实。韦婷婷曾向国内113所211高校寄送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询问各高校是否接到关于性骚扰的投诉和举报,校园是否有防治性骚扰的培训教育和处理机制。

81所高校没有任何回复,32所高校有回复,但其中13所高校并未给出实际答复。“这其中,只有不到10所高校有进行过女生安全保护的教育,但是没有一个高校有处理性骚扰的部门和针对性骚扰的处理流程。”韦婷婷告诉本刊。

相反在美国,几乎所有大学都有一套完整的防性侵机制。旅居美国、持续多年观察中国女性遭遇性侵害的前媒体人吕频发现,“美国高校有个系统的防御机制:每个学校都有专门的机构(在处理此事),有一套自己的规则放在网站上;还有一套预防性骚扰课程,学生可以自愿参加;还有一个规则——如果学校知道有性骚扰事件,不准隐瞒,必须报告。”

在爱荷华大学,有一套多样化的性骚扰处理办法,简单总结就是,一旦学生认为自己遭遇了性骚扰,可以首先向“性行为不端应对协调办公室”提出申诉。之后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状况,选择非正式解决程序和正式解决程序,而每一套程序,都有详细的步骤和分工,并且都有答复时间的限定。

以正式解决程序为例,学生在向“性行为不端应对协调办公室”提交申诉后,“平等机会与多样化办公室”将展开调查,之后再将结果呈送“性行为不端应对协调办公室”、教务长、院长和系主任,最终由他们共同决定惩戒处分。

对于中国高校来说,也急需引入一整套性骚扰防治和解决机制。“高校学生有较强烈的性骚扰预防教育需求,高校应及早建立预防性骚扰的教育机制。”韦婷婷在自己的报告中说。

“我们发出了温和有礼的声音”

事到如今,罗茜茜举报陈小武性骚扰事件已经演变成中国版的“Me too”行动。

1月4日,当罗茜茜的举报信在互联网上发酵成为热点后,当天,以罗茜茜为发起人,公布了一封针对北航校友的联署信。

“从1日发出实名举报信开始,北航就表现得很重视。我们觉得,向校方提请建立一套完整的预防性骚扰机制,以长期保护学生免受性骚扰的‘土壤’已经成熟。”1月9日,黄雪琴告诉本刊,事情发展到人尽皆知的地步,这件事就不再是罗茜茜一个人的事,罗茜茜已经成了“那部分人”的代表。

在这封联署信中,她们详细制定了要求北航建立预防性骚扰机制的办法,包括:出台预防性骚扰的教师行为准则,明示教师不应与有直接权力关系的学生发生性和亲密、浪漫关系;定期开设反性骚扰的相关讲座、课程;设立与学生平等的权益机构;设立心理疏导办公室;明确性骚扰行为的投诉受理部门责任人等。

“她有实名举报,有证据,有社会对女性的关注,有受美国‘Me too’事件的影响,她有很多因素促成这个事件成功。”曾在《中国妇女报》任职的吕频告诉本刊,她把罗茜茜发起的这次“联署信”的活动称作中国版的“Me too”行动,并且认为罗茜茜是中国第一个有“Me too精神”的人。

“‘Me too’这个活动,在美国已经把性骚扰话题真正提高到全民化的程度,这个价值超出了反性侵本身。到今天来看,这个活动的真正目的不是推进某一个政策落地,而是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很重要。”吕频说。

很快,一场效仿罗茜茜、呼吁在自己学校也建立类似预防性骚扰机制的行动,在国内各个高校蔓延开来。校友们自下而上组织各自学校的同学签署联名信,以实名的方式向各自的校长、书记建议——建立属于自己学校的预防性骚扰机制。

截至1月10日凌晨,已经有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厦门大学等国内45所知名高校的校友参与此次行动,其中个别高校校方还作出会进行考虑的回应。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国内高校第一次呼吁建立性骚扰预防机制了。2014年6月,厦门大学被曝出“厦大博导诱奸女学生”事件。当年9月,256名来自国内外的高校教师、学者和学生参与联署了两份公开信,分别在厦门和广州寄出,一封寄给了厦门大学校长,另一封寄给了教育部。

公开信内容为呼吁彻查厦大性骚扰事件,建议教育部以此事为契机,制定出台《高等教育学校性骚扰防治管理办法》,同时建议厦大率先建立高校性骚扰防范机制。一个月后,涉事教授被解除教师职务,但是关于建立预防性骚扰机制的提议,却没有了下文。

如今,面对由北航事件掀起的自下而上的呼吁建立反性骚扰机制的声音,上述关注高校性骚扰的大学教授王文觉得,这个过程是一次重要的公众教育的机会。

“但(对建立反性骚扰机制)我并不乐观,因为教育部要做这件事,需要承担的东西很多。他们要考虑成立一个处理这件事的官方机构,如果把这个机构放在纪委下面,它跟纪委重合。如果重新设置,他们似乎还没有准备好。”王文说。

“我们发出了温和有礼的声音,这是我们的初衷。”1月10日,忙于推动建立“高校反性骚扰机制”的黄雪琴告诉本刊,“我们发起‘联署信’不是要去批判什么,而是希望能通过我们的行动帮助到别人。”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2018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京召开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成立暨开题会在京召开
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推动妇女研究理论创新与发展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系列成果之一
全国妇联党组传达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全国网信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2018年妇女/性别研究研训班在京举办
习近平总书记向女同胞致以节日祝贺
沈跃跃向姐妹们致以节日问候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