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中国妇女报:2017年性别歧视事件黑榜!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1月26日
标题: 中国妇女报:2017年性别歧视事件黑榜!
作者:
资料来源: 微信公众号“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25日
关键字: 中国妇女报 2017年 性别歧视事件 黑榜
 

点评人: 宋美娅、高富强

重磅!中国妇女报发布2017年性别歧视事件黑榜!

黑榜是警示,投影出推进男女平等之路上的短板与阻碍。

黑榜是盘点,更是媒体的守望与监督。

无论是宣扬男尊女卑的“女德”班,还是挑战性别平等的恶俗广告;无论是“出嫁女”维权遇到困境波折,还是无良自媒体恶语诋毁女性……黑榜中的事件既正在侵蚀男女平等的社会肌理与国策理念,或会遗祸未来。其存在提醒我们,在性别平等已成主流话语的今天,躲在阴暗角落里的性别歧视观念与做法均可能“昨日重来”,或是招摇过市、自以为是,或是穿个“马甲”、改头换面。

性别平等是人类文明的共同追求与必然走向,而消除性别歧视,是通向性别平等的必由之路。黑榜,让歧视暴露在阳光之下,让歧视的魔怪无所遁形!

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推进任重道远,扬清还需激浊,让黑榜成为反面镜像,投影出推进平等之路上的短板与阻碍,让性别平等的列车继续砥砺向前!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上榜”的2017年性别歧视事件!

1.教授说女生读研是混文凭,高考阅读提高思辨性对女性不利

10月19日,浙大社会学系教授冯钢四年前的一条微博被大量转发:免试推荐的研究生性别比例失调,女多男少,并指出,据以往经验,女生读研大多是混个文凭,毕业后鲜少有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女生占据保研名额,让他为有心走学术之路的考生感到担心。回复网友留言时,他甚至说出了“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如果女生都懂男生的努力,就不会有这么多女生落单了”之类的话。

 11月13日,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在北大创意写作大赛启动会上谈及高考语文改革时表示,改革后的高考阅读将提高思辨性、复杂性和扩展性,因此“对女性特别不利”。此言被不少媒体报道,引发争议。他回应,称媒体曲解了他,其原意是“这几年命题取材面扩大,且往理性靠拢,对于死读书却阅读面窄的女同学可能不利”,还说这番话“不等于性别歧视”。

点评:

冯钢教授所言颠倒了因果。他是否还记得中国古代有云“女子无才便是德”?是否还记得欧洲追杀女巫的历史长达300年之久,所谓的女巫其实就是有智慧的女人,包括所有爱好科学、懂医术、亲近自然,聪慧怜俐的女子,被害者有10万多人。女性曾经不被允许进入学术界,但即使黑云如盤,仍有女性冲破扼锁成为物理学家、光电学家、软件发明者,她们闪耀在人类科技的星空。新时代,出类拔萃的女性人才正在涌现,历史正在被改写。

时至今日,没有任何数据显示男女在大脑结构上有差异,2017年全国高考的女状元已经占到53.41%,有些省份占到70%,改个语文试卷就能“对女生特别不利”?

是什么阻拦了更多女性走向科研的道路?很大程度上,正是社会文化定义的女性角色与期待,影响和决定了女性对事业的选择,包括教授们的此类言论,成为阻拦她们进入文化与学术的樊篱与羁绊。

这两位男教授不承认自己有性别歧视,引起了群情激愤,可见公众的性别意识已普遍提高。教授也亟需提高相关的性别理论水平,以便有更宏阔的知识背景,担当起传授文明薪火的重任。

2.作家林奕含疑因“房思琪式的强暴”抑郁自杀

4月27日,台湾26岁的文坛新星林奕含在台北家中自杀身亡。次日凌晨,林奕含父母通过出版社发表声明,女儿是因多年前被补课班老师性侵,引发忧郁症,最终发生不幸。同时,林奕含自杀前8天受访的视频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独白中,她阐述了自己创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理念,以及写作中的心路历程。语气轻柔,但话语间压抑着痛苦。面对镜头她说出了心里话:“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

点评:

林奕含的自杀,让对性侵的恐惧这个巨大的魔鬼又一次披上黑衣飞旋,露出尖刺的獠牙压向人们心头。她曾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可见被性侵这件事对她有多么大的伤害。为什么她要自杀?被性侵的实体事件已经过去多年,是什么让她无法承受?是羞耻感,是谴责受害者的文化。明明是无辜受害者,却被陷入罪孽深重之中。加诸女性的性耻辱观念,是性侵行为的帮凶。

男性和女性的气质塑造,推动着世界的进步。那个呲着獠牙黑衣飞旋的魔鬼长期压在心头,已经对女性形成了大规模的隐形暴力。这种情况亟需改变。

3.经济学者称“剩女多、离婚率高的城市,房价一定会上涨”

2月,某经济学者在上海参加一房地产相关论坛时表示,“剩女多、离婚率高的城市,房价一定会上涨。”据悉,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提出这一理论。早在5年前,他就提出“剩女的数量和房价有关”“高学历女性越多的地区,其地区经济越活跃”,而越是高学历的女性越难找到另一半,年薪越来越高的剩女对房屋买卖比对结婚更感兴趣。他解释称,“她们通过选择具有资产价值的房子,来消除因为结婚较晚造成的心理上的不安。”

点评:

对这名经济学者的说法有两点质疑。一,如何确定房价高与所谓的“剩女”多有相关性?二,如何判别出她们是以买房来消除因结婚晚造成的内心不安?

一个地区房价如何,主要是由经济和政策因素决定的,经济发达地区人们普遍收入高,人口增长快,自然房价上涨快。影响房价的变量还有土地供应、区位发展,限购政策,经济环境,人口流动程度等。而经济发达地区,文化观念相对多元,更利于女性自由发展,高学历人才集中的地方,女性更顾及职业前景,自然延迟婚期,这事貌似与房价没啥干系。

用买房来消除因结婚晚造成的内心不安,更是主观臆断之说。难道她们就不是在意气风发地集中精力提升自己?把人的价值定位在是不是结婚上,新青年们,包括其父母,或许都不这么想了。如果女性们的经济实力可以达到推高房价,那她们结婚时会选择爱情而不是对方有没有房,这对于提高婚姻质量不啻是一件好事。

综上,一遇经济发展难题就急于“甩锅”给女性的经济学人,不是好学者。

4. 奥迪现二手车广告片、绝味推涉黄海报

7月17日,一则奥迪品牌二手车的广告片在网络上“炸锅”。在这段长达34秒的宣传片中,婚礼仪式刚要开始,婆婆突然叫停,并冲出来对新娘进行捏鼻、抓耳、扯嘴等一系列“检查”行为,最后做出OK手势,随后出现奥迪二手车介绍页面,画外音响起:“官方认证才放心”。短片因涉嫌侮辱物化女性、亵渎婚姻、宣扬不平等的家庭关系而激起众怒。之后,奥迪道歉,表示由于在创意和细节上考虑不够周全,导致公众感到这则广告中存在着不尊重女性朋友的内容,并致以最诚挚的歉意,感谢媒体和公众的监督。

11月1日,绝味鸭脖在其天猫旗舰店上,推出了一张“双11”涉黄海报,内容严重挑战公序良俗、消费女性。遭举报后,该海报撤下并致歉:“绝味从来都是一个尊重女性的企业。一直以来,绝味都像在乎自己的产品品质一样在乎用户的体验和感受,不玩猫儿腻不跟风!”然而,其后公号上推出的广告继续低俗营销,其露骨性暗示语言与道歉态度截然相悖。此后,工商部门对长沙绝味食品营销有限公司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处罚款60万元。

点评:

广告界作为暴露陈旧性别观、性别歧视的重灾区,其所遭受的批评由来已久,这次奥迪二手车和绝味的广告,再一次拉低了行业水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用性意象、女性的家庭角色形象所做的汽车广告短暂风行,但很快遭到强烈批评而被扫进历史垃圾堆。奥迪竟然在当今仍做出严重物化女性,以负面角色丑化女性的广告,令人诧异。绝味的广告隐含着色情、暴力,则不仅是低俗而且有教唆犯罪之嫌了。

商业广告也是文化传播,当女人总是出现在厨房,孩子们自然会认为厨房就是女人待的地方;当女人傻傻地拿着电脑找男同事维修,孩子们觉得那个男的说一句“你们女人就是笨”,挺正常。男尊女卑的观念,就这样无声地侵袭人脑。

广告策划往往是揣摸受众的喜好来投其所好,所以,同样必须警惕的是,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的对女性的物化和歧视,是这种广告内容产生的土壤。

这两起事件中有两点值得称赞,一是广大网友几乎一边倒的斥责;二是工商部门的监管。

5. HR自曝原则上不招生育了一个孩子的女性

3月,有媒体的调查报道《职场性别歧视调查》刷爆网络:“HR原则上不招已经生育了一个孩子的女性”。一名HR解释说:“因为这样的女性有可能会再生一个小孩,而有两小孩的妈妈被认为‘没有精力工作’”。调查发现,考虑到法律法规要求,企业在招聘时大多不会明目张胆地提出“只招男性”的要求,性别要求往往成为一个“隐性门槛”。一些公司采取“女性简历看都不看”的筛选方法,让不少女性求职者“躺枪”。

点评:

这是女性就业的真实困境,当生育养育家务等重担都压在女人身上时,不影响工作不大可能;企业要自行负担女职工的各项费用,雇佣这个劳力不划算。结果就是女性找工作难。出路有没有?有关部门曾讨论过几种生育补偿机制,简单说就是减少招收女职工单位的经济负担,增加其招录女职工的积极性,后来因为操作上的难度,搁置下来。

让女性兼顾事业和家庭的说法提了多年,男性却几乎无此困惑。男女性别分工的实质有一部分是隔离,当初把女人分工在家庭,实质上也是将其隔离于职场等公共场所之外,但当其进入职场后,家务却没有从其肩上移开;当歌颂她们对家庭的奉献时,却没想到这一点成为了其就业的障碍。制度障碍和文化障碍,集中交汇在女性就业问题上。

期待劳动就业政策更加完善,期待改变女主内的传统性别分工,让每个家庭成员共同承担养育责任,互相支持起一个更好的职场明天。

6. “女德班”讲授“女子就该在最底层”等雷人语录

5月14日,江西九江学院以“传统文化进校园公益讲座”为名,邀请自称某“传统文化公益讲师”的丁璇来校进行了主题讲座,其中“三精成毒”“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女性穿着暴露会克家庭、克父母、克子女”等言论极端歧视女性,严重违背科学、法律常识,引发舆论哗然。

11月底,媒体曝光辽宁抚顺一“女德班”,其“男为天,女为地,女子就该在最底层”“点外卖就是不守妇道”等雷人语录,令人瞠目结舌。开办这一“女德班”的抚顺市传统文化教育学校,在郑州、温州和三亚设有三所分校,其讲师经常受邀去各地办公开讲座。

点评:

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就会妖孽丛生群魔乱舞。在性别平等已成主流话语的今天,“女德”还能找到生存的土壤,某种程度上说,还需要我们继续在广度、深度上加强性别平等教育。

无论是丁璇宣扬的“女德”,还是辽宁抚顺传统文化学校讲授的“女德”,都有一共同特性,那就是压制女性、恐吓女性、奴化女性,与二十一世纪的时代潮流背道而驰。两起“女德”事件,都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并受到了主流媒体的批判,这说明,“女德”虽还有一定的生存空间,但已经被当今文明甩在了后面。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希望所在!

7.网上现“疑似婚闹伴娘被袭胸猥亵”视频

6月8日,一条“疑似婚闹伴娘被袭胸猥亵”的视频在网上传播。这条时长51秒的视频显示,在车内,两名男子分坐在伴娘身边,对其袭胸脱衣,伴娘喊叫,甚至咬其中一名男子手臂,均未能阻止两名男子。最后,两名男子还将伴娘裙子掀开,称要脱掉其内衣。该视频在网上发布后,引发谴责。事件发生后,视频中涉嫌猥亵的两名男子已被西安警方查获。

点评:

“伴娘”是西方文化的产物,一般由新娘的闺蜜担任。中国有闹洞房的传统,但没有猥亵“伴娘”的习俗。在某些地方,“伴娘”彻底变了味道,如果谁家结婚时“伴娘”放不开,不让闹,就会被认为是在扫了宾客的兴。在互联网上,猥亵伴娘的新闻时有发生,这不是传统中国文化,也不是西方婚礼程序,而是变态的流氓的淫虐狂心理借婚礼的名义集体发作发病而已。

两名男子不顾受害女子的强烈反抗而公然猥亵,被警方查获并处理当然是罪有应得,但对于闹“伴娘”之类的恶俗之风,有关部门应该出重拳将其扼杀在摇篮里。经济发展了,精神要跟上,绝不能让“婚闹”成为令公众掩鼻侧目的字眼。

8.“绿茶婊”“心机婊”等网络词污染自媒体表达

自媒体时代,越来越多的女性获得了表达自我的机会。但是,互联网的消减和解构的特点,也让很多严肃话题被编成段子,甚至出现了诸如“绿茶婊”“心机机”等对女性污名化的网络词。有专家指出,在信息良莠不齐的飞速传播时代,某些领域里对女性的污名化在加重。把关人的缺失,确实在某种程度使得女性的形象在媒体中受到损害。

点评: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有发言权,一些网络流行语应运而生,令人担忧的是,网络词语在丰富了语言构成的同时,也产生了诸多的负面影响,诸如“绿茶婊”之类的诋毁女性、侮辱女性、丑化女性、歧视女性的词语泛滥成灾,就是其中弊病之一。

7月,中国妇女报发布了一批涉及性别歧视的禁用词语,不但要求本报禁止出现所列词语,并且号召其他主流媒体也行动起来,倡导树立男女平等的价值观,营造有利于两性平等的舆论环境。其禁用词几乎包含了所有针对女性的负面网络词语,给羞辱女性的网络狂欢以迎头痛击。

自媒体时代,更需要业界良心和从业者基本的道德与职业素养。

9.福建一村委规定“外嫁女”子女不享受村福利

因不服村委会规定“外嫁女”子女不再享村福利待遇,福建省连江县凤城镇凤尾村“外嫁女”子女代表卢景一纸诉状将村委会告上法庭。2016年8月25日,连江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卢景系该村的村民,应与该村村民享有同等的村民待遇,村委会规定“外嫁女的子女一律不得享村福利补助金”的内容具有歧视性,侵害了卢景的合法权益,判决撤销该条村规。官司虽然赢了半年多,但村委会以“法院没有明确判决支付给你们福利金”为由,拒不支付给其集体福利待遇补助金。

2017年2月15日,当地镇领导表示会尽快积极推进解决此事。

点评:

福建省连江县凤城镇凤尾村的“外嫁女”勇敢地拿起了法律武器,法院也主持了公道正义。然而,村委会却拒绝履行法院的判决。媒体报道后,镇里领导做出了“尽快积极推进解决此事”的表态,但愿此言不虚。

妇女权益保障法规定,妇女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然而,一些地方的村规民约或村民决议,却置国家法律于不顾,公然剥夺本村女性村民,尤其是已婚女性应该享有的村民福利待遇。

10. 经济学家罗斯高呼吁农村妈妈回家

9月15日,美国发展经济学家罗斯高在演讲中呼吁“妈妈回家”。对中国中西部贫困农村儿童进行了长达十几年的调研之后,他发现,这些孩子正在面临由教育程度低、营养不良和陪伴缺乏等因素造成的认知能力低下,其中有63%的人一天高中都没上过,这会严重影响中国后备劳动力的素质,制约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对此,他开出的“药方”是,让农村妈妈回家,在孩子0-3岁期间——也就是所谓的大脑发育最关键的1000天内——陪在孩子身边。他用科学的测量、统计和大量扎实的数据说明了两个结论:一、农村孩子普遍缺乏有质量的照料;二、这种照料应该由母亲来提供,或者说,只能以牺牲母亲的就业来实现。

点评:

罗斯高教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建议是真诚的,然而,当《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的长篇演讲最终定格在“让妈妈回农村照顾孩子”时,一股浓浓的LOW味还是扑面而来。谁规定孩子一定要由妈妈照顾?农村妇女地位的提升,原因多种多样,但冲破家庭的羁绊走向社会,到城市务工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当已经觉醒过来的女性在互联网上用“丧偶式育儿”来嘲讽父亲的缺位时,罗斯高教授的建议不引发争论才怪。

然而,中国式“男高女低”的家庭结构,又似乎在证明着罗斯高教授的建议似乎符合中国国情,多数家庭中男性比女性收入高,一旦家庭内部必须有一个人做出牺牲照顾孩子,十之八九就是那个收入低的女性。让罗斯高教授改变观念应该难度不大,但要改变这种不利于女性的家庭结构,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点评人:宋美娅高富强)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2018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京召开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成立暨开题会在京召开
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推动妇女研究理论创新与发展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系列成果之一
全国妇联党组传达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全国网信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2018年妇女/性别研究研训班在京举办
习近平总书记向女同胞致以节日祝贺
沈跃跃向姐妹们致以节日问候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