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科学领域有超过一半的女性遭受过性骚扰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6月20日
标题: 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科学领域有超过一半的女性遭受过性骚扰
作者:
资料来源: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18日
关键字: 科学领域 女性 性骚扰
 

随着一份关于性骚扰的详细研究报告的发布,美国科学界也迎来了#MeToo 时刻。

美国国家科学、工程与医学研究院(US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周二发布了一份长达 311 多页的报告,详细阐述了科学界中对女性性骚扰、欺凌和排斥的普遍程度。并向大学和研究实验室、负责资助研究的联邦机构和专业团体提出了 14 条建议。

报告指出,性骚扰迫使有才华的研究人员离开该领域,她们不仅需要付出经济和情感上的代价,并且因此被扼杀了职业生涯。而目前的法规和预防政策则是无效的,它们更多是为了保护机构而不是受害者而制定的。

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院长、撰写这份报告的委员会联合主席葆拉·约翰逊(Paula Johnson)说:“性骚扰的累积效应是极具破坏性的,关键是要超越法律规范的范畴,真正来一场文化方面的变革。”

这份名为《女性性骚扰: 气候、文化在科学、工程和医学领域》的报告早在 2016 年席卷全球的#MeToo 运动开始前就启动了。

NASEM 召集了一个由大学研究人员和政策专家组成的委员会,来研究科学界近几十年关于性骚扰的文献。并针对 40 名女性进行了定性采访,了解他们在处理和报告性骚扰方面的经历。

性骚扰在科学界存在的普遍程度可能让人有点吃惊。报告中引用的一项研究显示,有 58% 的科学工作者表示他们有过被性骚扰的经历,这仅次于美国军队(为 69%)。

在针对从事科学研究的学生的数据中,报告援引德克萨斯大学 2017 年针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调查发现,约 20% 的女性理科学生,超过 25% 的女性工程专业学生和超过 40% 的女医学生都遭遇过来自教职员工的性骚扰。

有 58% 的科学工作者表示他们有过被性骚扰的经历 / NASEM

报告指出了性骚扰发生较频繁地的常见特征:它是男性主导的,充满等级制度的,存在于教师和学生间的依赖关系中。 此外,它还具有像实验室和医院这样的孤立环境,研究人员和学生们长时间呆在一起。

对女性的性骚扰行为背后,可能是根植于长期存在的,像“女性不适合科学研究”这样根深蒂固的物化和歧视女性的观念。

报告中界定了三种类型的性骚扰:性胁迫(sexual coercion)、不受欢迎的性关注(unwanted sexual attention)和基于性别的骚扰(gender harassment)。

其中基于性别的骚扰是其中最为基础和常见的类型。这种类型的骚扰基于对特定性别的社会角色和社会职能的“偏见”和“歧视”。报告指出,“它通过语言或行为传达了对女性的敌意、物化和排斥。”

葆拉·约翰逊说:“基于性别的骚扰创造了一种培养其他类型性骚扰的文化。”

研究小组成员、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心理学和女性研究教授莉莉娅·科迪纳(Lilia Cortina)对《纽约时报》表示,性骚扰在很多方面伤害工作和幸福感,并引发受害者抑郁、睡眠中断、心脏压力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症状。她说,对于有色人种女性、女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女性来说,经历可能更糟糕。它们也影响了这种行为的目击者,进一步阻碍了科学工作。

而另一方面,这些伤害的后果只能由女性独自承担。报告指出,由于科学机构的等级性质,科学界尤其容易出现性骚扰。

委员会指出,由于科学界强调择优晋升,这可能会阻碍女性举报性骚扰,限制她们的职业发展。而负责管理升迁和处理性骚扰报告大部分都是男性。

报告分析中提到的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是一种名为 Callisto 的在线报告工具,目前在美国的 13 所大学都可以使用,它允许人们安全地和秘密地提交投诉。

此外,报告提出敦促立法者通过新的法律,以便人们可以直接对教职员工提起性骚扰诉讼,而不仅仅是在大学内部解决。因此被投诉有过性骚扰经历的人便不能对其潜在的新学术雇主保密。

在其余的建议中,报告还呼吁包括创造更具多样性和包容性的工作环境,更多地支持骚扰受害者,更有效的执行现有法律,减少制度的不透明性。更新道德准则,使性骚扰行为与剽窃、篡改数据和其他形式的科学不端行为受到同样严格的惩罚。

撰写这份新报告的委员会成员、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人类学家凯瑟琳·克兰西(Kathryn Clancy)说:“该报告的重大发现之一,是受害者真正需要的是重返工作岗位,并彻底结束这种行为。而机构和学院遵循的是一个缺乏针对“日常工作场所的骚扰”的有限法律体系,这会让受害者感到孤立无援。”

同时她还表示:“科学家们倾向于拒绝接受严苛的和批评性的话语。但如果我们能够摆脱这种文化规范,转而理解这种批评所带来的配合和合作的意义,我们的境况就会好得多。”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女性越来越不着急结婚? 三十而婚已成常态
2018 女性领导力论坛——世界因“她”而变
俞敏洪通过中国女网向广大女同胞诚恳道歉!
沈跃跃在京调研家庭工作时强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做好新时代家庭工作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与新时代同行 为新目标奋斗 在新征程建功 做新时代新女性
习近平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强调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 组织动员妇女走在时代前列建功立业
沈跃跃当选全国妇联主席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