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用女性之眼看电影,用电影之眼看女性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8月28日
标题: 用女性之眼看电影,用电影之眼看女性
作者: 柳莺 王大响、Huanchito
资料来源: 深焦DeepFocus
发布时间: 2018-08-26
关键字: 女性之眼 电影 电影之眼 看女性
 

  编者按:

每次遇见杨婧的时候,她都看上去很匆忙,却又常常在短暂的对话中显示出自己的干练与执着。作为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创始人,这两年来,她始终保持着无比忙碌的工作状态,为真正打造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女性影展而不断加码。山一国际女性电影节将于2018年9月6日至14日在成都举行。在第二届山一女性影展各版块即将新鲜出炉之际,我们在北京终于得以坐下来,和杨婧好好聊一聊这一年多来的思考。

  Q(深焦问)

  Y(杨婧答)

  从女性视角看待世界

Q:作为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创始人,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吗?

  Y:关于“女性视角”,我一直以来都在自己的学术或者是工作上给予关注。我的本科论文就是做影视剧中的女性视角,硕士论文研究了女导演简·坎皮恩个人的导演历程。后来我在北京做过其他女性影展的相关策划活动,比如第三届中国女性影展;与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合作,策划一系列从女性视角来看莎士比亚的电影活动等等。

  在民间影展的工作经历,让我看到了它在某种锁链下面的自由度,但也同时感受到它所受到的限制。无论是它能影响的人群,还是真正对于这个社会起到的推动作用,都是比较有限的。所以我们去年才设立了这样一个有官方背景的女性电影展。

  

山一创始人 杨婧

  Q:“女性”这个概念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得到了充分的讨论。但在中国的语境下,是在近几年才有意识的去给一些作品,或者给一些行为贴上“女性”的标签,山一女性影展是在一个什么契机下决定去做这个事情的?

  Y: 女性议题在世界范畴内跟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发展程度直接相关,在欧美或日韩在这些国家中,聚焦女性议题的电影节也都已经有20年到30年的历史了。目前中国在这样的经济发展背景下,在文化上也需要有一个专注“女性”的电影节,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应运而生是很自然的事。

  我从不试图在一个大的范畴内去给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贴标签。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个窗口,从女性这个视角去看待整个世界。

Q:山一国际女性影展为什么会选择落地成都呢?

  Y:首先从客观上来说,无论选在哪里,我都需要保证影展的可持续发展。成都是中国的第五大票仓城市,对电影展来说,一个相对繁荣的电影市场是必须的。

  其次是成都市新经济发展企业研究院最近公布了一个大数据,显示成都地方女性相关经济消费占到了65%到70%。由此显示整个城市的文化氛围,包括女性的经济独立性是非常良好的。

  第三,就成都这个地方本身的文化肌理来说,它南接云南,西邻西藏,该地区本身又有羌族、傣族这些少数民族,它的文化根基是一种母系社会印记明显的多元文化,跟北方其他地区以男权和男性经济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文化有很大的不同。

  综合考虑,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去发展一个影展,无论从产业内还是从城市的消费力本身,包括大范围的四川省文化特点,都是很有利的。

  

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海报

  Q:刚才听你的介绍,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在成都落地,也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

  Y: 是的,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拿到了国家电影局的批复,是跟成都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财政部分我们会得到一些支持,资源方面,各个机构也会为我们提供很大的帮助。

  Q: 你刚刚也提到,海外的女性影展历史已经很长,并且很成体系,在策展过程中,你是否会去参考一些海外女性影展的架构或者运作方式,然后针对中国市场做本土化处理?

  Y:海外女性影展的确为我们自己的筹备工作提供了不少可借鉴的经验,我也认为将这些专门类影展的选片人、策展人聚集到一起进行深度的交流是很必要的事情。可能明年,我们会在下一届影展期间设立一个电影节主席版块,邀请几位电影节主席来探讨一下有关女性主题影展的发展模式。

  在着手进行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之前,我对海外的女性电影节做过一些调研。我选择了两个电影节来做比照,第一个是巴黎女性电影展,第二个是首尔女性电影节。

  

首尔女性电影节海报

  巴黎女性电影展本身就有很强的法国气质,如果我们拿经济的发展程度来比照的话,法国女性的觉醒已经到了中产阶级的阶段,它更关注的不是女性的生存权益,而是精神上的诉求,探讨的是一种精神世界的可能性。影展本身强调女性电影人之间协作和创作,更加偏重于作为作品的电影发生之前的阶段。展映不是它最重要的部分,活动更多的是以一种沙龙或工作坊的形式存在。

  首尔女性电影节近一两年来更加关注的是女性政治权益,非常具有导向性,韩国MeToo运动席卷,今年的影展在这部分做了态度明确的回应。

  和这两个电影节相比,我们则非常不一样。首先从架构上来说,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主要版块包括展映、论坛、创投会三个部分,还有一系列配套的文化、公益活动。今年第二届,我们在影展部分也设立了一个评选环节,会评选一个“大众选择奖”。展映是希望大众通过一系列影片的观影,看到女性的一系列可能性;论坛则是议题性的,特别注重对性别平等这个概念的讨论。创投的部分,则是想为女性影人提供更大的平台,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合作方。

  另外,在比照其他电影节的时候,我其实更想去学习、摸索一个节展内部运营的机制。据我所知,上述两个电影节运营团队都不太稳定,内部也常常会有观念上的分歧。所以对于山一来说,一开始的定调就是我以公司的架构来运作这样一个影展,尽可能避免松散结构。公司模式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利用现代企业制度的优势,职能清晰,权责明确。

  

韩国 #MeToo 运动

  当代观众需要被开智

  Q: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在策展时,对观众是怎样定位的?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中国电影市场尚未细分到有专门的艺术片影迷,“女性电影”这个概念在市场宣传时也并不会像欧美等地那么具有号召力。对于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来说,该如何找到自己的观众?

  Y:我觉得中国观众当下最需要的我觉得不是“被教育”,而是“被开智”,需要有人去提供他们各种观影的渠道,让他们知道,“哦,原来还有这样的片子。”

  我们去年的开幕片是《嘉年华》,今年是吕乐导演的新片《找到你》。《找到你》这部影片非常有趣,我给它定位的时候,不会觉得它是一部文艺电影,或者说它不仅仅局限于小众范畴,它是中国的第五代导演吕乐导演的作品,而且是一部常规化的剧情片,有姚晨、马伊俐这些知名演员,所以它在气质上是面向大众的。选择这部影片作为开幕片,其实就代表了我们办影展的立场:在大众影片的范畴内,从女性视角出发去关注女性议题。

  

《找到你》海报

  一直以来,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选片的第一条标准,就是首先得选好电影。在此基础上,我们再去选探讨女性议题,从女性视角出发的作品,并且通过特别策展单元来让这些作品进行对话。其实进电影院观摩这些影片的观众群体是比较稳定的,而且观众自身的鉴赏力比较高,对于这些人,我们今年也策划了诸如致敬阿涅斯·瓦尔达单元、女性传记电影单元、致敬影史经典女性主义电影单元,等等。

  Q:从展映、创投,到影评大赛,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搭建了一个非常多维度的平台,其野心也似乎不仅仅局限于向普通观众介绍女性电影。

  Y: 我们的初衷是希望让大众能够透过一系列影片去看到女性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的论坛跟展映是一体的,探讨女性电影人的议题。创投会部分的设立,也是我们希望能够更多地介入电影产业,从行业内部推动更多女性电影人的创作——一来是关注女性议题,二来是为她们创造一个寻找资金或合作方的新渠道。相反,刚才我提到的两个电影节,都没有太介入产业这个部分。

  今年一共有三场论坛。其中有一场我们选择女剪辑师作为关注对象。我们希望能够从整个电影行业里选择一种职位,来凸显女电影人们的存在感。今年我们和中国电影剪辑学会合作,邀请全世界顶级女剪辑师来到山一分享剪辑秘籍。第二个论坛是国际女性论坛,是与中国传媒大学、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教科文组织合作,在国际范围内展示中国的立场。第三个论坛则是亚洲女性电影论坛。明年我们可能会更多地从经济角度,或者是在社会范围内,涉及如时尚经济、科技经济之类的议题。

  

山一国际女剪辑师论坛海报

  Q:之前国内的影展,基本没有看到过针对某一电影创作职位进行集体亮相式的策展,更别说是一个幕后的技术工种了。当时怎么会想到策划女剪辑师论坛的?

  Y: 论坛国际嘉宾由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国家一级剪辑师周新霞老师联合发起,我们今年目前邀请了四位海外女剪辑师,Lynzee Klingman是《飞越疯人院》的剪辑师,Lilian Evita则是高分纪录片《矢志不移:美国民权运动1954-1985》的剪辑师;另两位则是《卡廷惨案》的波兰剪辑师Milenia Fiedler和韩国剪辑师Gok-Ji Park(《卑劣的街头》《潘多拉》)。

  中国好几位优秀女剪辑师,包括雷震卿(《日常对话》《囧男孩》《郊游》)、孔劲蕾(《站台》《三峡好人》《卡拉是条狗》《夜车》《推拿》)、李点石(《妖猫传》《七月与安生》)、朱琳(《我不是药神》《无问西东》)、周肖林(《影》《英格力士》《喜欢你》)。

  

《卡廷惨案》海报

  Q:什么契机选择了阿涅斯·瓦尔达作为今年的致敬影人?

  Y:致敬单元往往能够表明一个电影节的态度。我们去年致敬了一个群体——中国第四代女导演。今年选阿涅斯·瓦尔达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我们今年整个影展的主题是“未来科技”,你看我们的主视觉海报有一款就是宇航员的形象。

  瓦尔达虽然九十多岁了,但她始终在玩着技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落伍。你看她在影片《脸庞,村庄》里,会和年轻的摄影师JR一起,在很多建筑上直接喷绘照片。如果她不懂科技,不懂3D技术,她永远不可能在影片中展现这种创新、童真的一面。第二,被致敬的对象,她的人生应该有很璀璨的成果,同时,她应该对于生活是一个非常淡然的状态。瓦尔达恰恰就是这样一个标杆性的人物。

  她最近一两年依旧不断地收获各种赞誉,证明了这个行业对她有一个肯定。但她依然保持完全年轻化、有无限可能的状态。所以综合下来,她是我们致敬单元一个很好的选择。

  

《脸庞,村庄》海报

  Q:在选片上,我们惊喜地发现片单中不仅有最新的影片,还有大量影史经典影片。在经典影片的选择上,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策展思路是怎样的?

  Y:第一届影展的时候我们就有放默片,选的是《神女》和《新女性》,我们去年也邀请莫西子诗老师来做《新女性》的无声配乐。首先我觉得无声配乐与默片结合的形式是对电影诞生之初状态的一种尊重和呼应。我们今年延续这个传统,辅以配乐,展映的片目是《野玫瑰》和《体育皇后》。

  为了帮助观众更好地理解影片,从去年开始在放映开始我们会先给观众做一个简单的导赏,然后进行现场无声电影配乐演出。莫西子诗老师今年会继续与我们合作,我们也觉得他是非常合适的人选,一来是他一直都在做民谣音乐,并且对于自然这个部分很关注,二来他本身就是川籍音乐人。今年演出完之后,他也会和观众做一个互动交流。

  

《野玫瑰》

  鼓励具有独立精神的女性创作

  Q:从今年的活动设置上,我们看到的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希望将自己打造为一个具有产业向的活动的野心。能否介绍一些今年创投的情况,目前接受到多少项目,总体评价怎么样?

  Y: 介入产业这一初衷源于我们山一对女性电影的定义,就是其实是关注女性议题或者是女导演创作。从去年开始,我们开设了短片项目的扶植计划。

  到目前为止收到了60多个项目,去年收到了18个,最终选了5个来到现场。今年应该是60进10,相较于去年数量翻了3倍,这一点我还是很欣喜的。

  从性别上来说,我们去年获奖的3个项目里面有两位男性导演。去年创投会的剧本项目,从性别上来说2/3出自女性,1/3出自男性;今年可能大概有1/5是男性,4/5是女性。

  从创投会的评选标准来说,我们设立的奖项就已经表明了我们希望有哪些项目能够进入到产业里。第一个是独立精神,第二个是艺术创作力,第三个是市场潜力。所以我们其实是从三个视角来看,希望有影片能够体现出女性的独立精神,希望更多的艺术形式能丰富起来,并且形成商业影响力。另外我们今年跟龙跃制片人协会合作,加设了一个“山一最佳合拍片剧本项目奖“。

  Q:青年导演的创作往往会有一个趋向性,比如我们会发现今年大家都一窝蜂地讨论某个主题,明年又会大量出现针对另一个主题的项目。这个趋势在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的创投里也会有所体现吗?

  Y: 去年创投会的剧本项目更多都是在关注人的生存问题,比如说生存的困境,即需要层次说里面最基础的那个部分。

  去年影展之后,我做过一些总结,我觉得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电影领域里的女性文化就是位于这个层次。所以我本人也很好奇,不知道这一届会不会因为去年国内出现了《嘉年华》等一系列影片,同时国际上的MeToo运动兴盛,会给创投项目带来更多新的思路,折射一些社会问题。

  其实,我知道你自己也在做电影制片和发行的工作,就你所观察到的情况,你认为中国女性电影这个市场怎么样?

  Q: 分两个角度看吧,通常在国际上得到展示的影片,如论是不是华语的,它们总会带有一定的话题性,或者说和电影节本身的”选片政策“有某种程度上的契合。就我本人近几年在国际电影节上观察到的华语影片而言,大部分还是更多地关注中国社会的一些比较普遍的现状,比如城乡差距、贫富差距等等。

  当然,从去年开始,我们也看到更多的女性导演开始获得国际电影节的关注,这其中就包括柏林的《囚》、《柔情史》,还有威尼斯的《嘉年华》,今年我也非常惊喜地在电影节圈内发现了一些出自男性之手,带有女性视角的影片,这其中以动画《女他》为代表。

  

《嘉年华》海报

  Q:今年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也设立了影评大赛,能否谈谈今年征稿的情况?

  Y:首先我们设立影评大赛,是因为我们,起码是我本人其实非常关注和认同电影批评对于这个产业的影响。电影作为一个文化概念,需要很多人去给出一定解读,跟创作者建立的一个对话关系。中国的影评这个部分一直以来发展得特别不好,尤其是具体到女影评人这个角色,我认为基本上是缺失的。

  现在在圈内比较出名的影评人,我觉得他们更多的是以前掌握了电影资料,比如说在电影资料馆或在大的电影集团工作,接触了大量影片,有一个储备,他们更多的是从这些影片本身出发去汇集一些经验。

  但是我希望看到的一种影评人,他/她的整个视角应该是非常丰富的,需要有电影史基础,有理论批判能力,或者能够用西方的理论体系来关照不同的影片。所以最开始我就说影评大赛肯定要做。

  

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海报

  制定规则的时候,我们有讨论过,是不是一定要限于女性作者。后来经过内部讨论之后,觉得这样可能参与人数就非常少,影评整体的质量也会打折扣。所以最后还是遵循关注女性议题这个出发点,所有的影评人,不论性别都可以来写。

  不过目前征稿的情况不是很理想,不怕被人笑话,我们一共只收到了16篇稿件。我当时得知“16”这个数字的时候,觉得很惊讶。我也去问了一些朋友,包括我们预先请的评委,为什么现在参与的人数?我不解的原因是因为我自己觉得山一设置的奖励方式在国内还算是很有诚意的。

  我们也私下可能去问了一些人,很多人反映说不知道什么是社会性别角度向的影评。相关片单中的作品,大家看得还是比较少,了解程度不够。

  我把当时我们收到的影评全部都要过来,一行一行全部都看了。看后我特别纠结,就是我觉得“16进5”这个赛制有点太像一个社会实验的项目了,这对整个参与者和未参与者不是一种最好的激励方式。所以我们后来调整了一个做法,就是我们可能不需要完成“遴选”这个动作,我们决定邀请所有参与影评大赛初选的人来到现场,更多地来观看女性影片,并且和终选评委初选评委交流,更在影评的创作上去了解和收获一些成熟的经验。

  整个影评大赛从开始决定要办,到目前这个阶段,最欣喜的地方是我们的评委很支持这样的一个活动,在影评界或者文化活动里,意见领袖是非常重要的,我很感激不论活动的规模如何,我们的创新能够得到这群人的支持。

  第二能够从一个横截面看到,其实女性电影人,尤其是女性影评人参与到整个行业里面的时候,自己个人的能力亟待提高,并且参与的热情和经验都不够,我觉得这个部分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扶持和培养。但是对于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来说,影评大赛这个事不管最后人数有多少,我们每年都会办。

  在中国做女性电影这件事,本来就不容易,坚持很重要。我们也真诚地希望,山一能够提供一个窗口和平台,为大家提供一个不同的看电影、做电影的角度。而这一角度,不论在当下的中国还是其他地方,都是十分必须的。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与新时代同行 为新目标奋斗 在新征程建功 做新时代新女性
习近平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强调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 组织动员妇女走在时代前列建功立业
沈跃跃当选全国妇联主席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
赵乐际:在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致词
快讯:中国妇女十二大今日开幕
2018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京召开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课题组成立暨开题会在京召开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