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美国中期选举女性当选创纪录“性别差距”仍然很大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8年11月15日
标题: 美国中期选举女性当选创纪录“性别差距”仍然很大
作者: 陈佳骏
资料来源: 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15日
关键字: 美国 中期选举 女性当选 性别差距
 

11月6日,选民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一处投票点参加中期选举投票。 (新华社记者 刘杰/摄)

在庞大参选数量的保证下,女性议员数量也将在新一届国会中迎来新高。第116届美国国会将会有129位女性议员,其中参议院将至少有23人,众议院则至少有106人。

不过,与女性占美国全国人口50%的比例相比,女性在国会中的占比与之仍有不小的差距。

女性屡创选举记录的本身并不能掩盖美国政治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即两党愈发加剧的“性别差距”——支持特定候选人的男女比例之间的差异。

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尘埃落定。与选前外界普遍预计的结果一样,民主党赢得众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则扩大了参议院的多数优势。

本轮选举的最大看点是,女性候选人在联邦和地方两大层面的选举中均表现优异,其中特别是少数族裔女性候选人正成为民主党夺取主动权的关键力量。

美国国会中的女性

从历史上看,美国国会长期以来一直是白人男性的堡垒。自1917年珍妮特·兰金以共和党人身份成为美国首位当选的女性国会议员以来,国会中的女性议员比例增长一直十分缓慢。

一般来讲,1992年国会换届是美国女性议员增长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因“安妮塔·希尔诉克拉伦斯·托马斯案”引发的连锁反应,美国女性才开始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政治觉醒。最终,有4位女性新当选为参议员,24位女性新当选为众议员,1992年因而也被称为“国会女性年”。

1992年以来,美国参、众两院的女性议员数量增长幅度逐年上升。到2017年的第115届国会,女性众议员的数量比1993年的第103届国会增长了75%,参议院的增幅更大,达到200%。

不过,与女性占美国全国人口50%的比例相比,女性在国会中的占比与之仍有不小的差距。在第115届美国国会众议院中,女性众议员占比只有19.6%,显然未能达到应有的代表性。而且以全球视野来比较,美国的女性在本国国会中的占比也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截至2018年10月,美国在全国立法性机构中女性比例的全球排名仅位列第104位。

女性参选、当选数量创纪录

不过今年中期选举,女性的政治热情却迎来了一个质和量的飞跃。罗格斯大学美国妇女和政治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本轮中期选举中,共有260位女性候选人竞争国会参、众两院议席,16位女性竞争州长宝座,并且还有3388位女性加入州一级立法机构的竞选中。因而,舆论普遍将今年的中期选举称为“国会女性年2.0版”。

在庞大参选数量的保证下,女性议员数量也将在新一届国会中迎来新高。第116届美国国会将会有129位女性议员,其中参议院将至少有23人,众议院则至少有106人。

今年也至少有37位新晋当选的女性议员,其中民主党贡献了至少35位。更具看点的是,民主党新晋当选的女性议员中,还拥有多个“历史第一”:马萨诸塞州的艾安娜·普莱斯利成为该州国会代表团中首位有色人种女性。密歇根州的拉什达·特莱卜和明尼苏达州的伊尔汗·奥马尔将成为首次进入美国国会的穆斯林女性众议员。堪萨斯州的沙丽斯·戴维斯和新墨西哥州的黛布·哈兰将是首次入主国会的美国原住民女性。得克萨斯州的维罗妮卡·埃斯科巴和西尔维亚·加西亚将是首次代表该州的拉丁裔女性众议员。

在许多观察人士看来,造成本次中期选举女性参政热情井喷的原因主要有二:

一是现实性因素,即“反特朗普现象”。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民主党的基本盘中,同时也存在于传统上由共和党主导的郊县选区,在那里,原本支持共和党且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选民同样对特朗普充满忧虑,她们希望共和党不要成为“特朗普的政党”。选前就有数据显示,在全美59个争夺激烈的众议院选区,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支持民主党的要高出支持共和党的30个百分点。

二是历史性因素,即“一切政治都是身份的”。对于民主党而言,打“身份政治”牌的传统由来已久,其根源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民主党由于缺乏替代里根政府主导的政治纲领,因而转以强调个体表演的“身份政治”,以为边缘化的社会群体争取自由权利为号召,从而感召女性和少数族裔的支持。此次民主党女性少数族裔候选人创造的多项第一,正是双重“身份标签”相结合的有力体现。

女性候选人崛起难掩“性别差距”

然而,女性屡创选举记录的本身并不能掩盖美国政治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即两党愈发加剧的“性别差距”。

“性别差距”是指支持特定候选人的男女比例之间的差异。这种差距最早出现在1980年的总统选举,此后历次选举都有一个稳定的特征——女性选民支持民主党人。而且,最近30多年来,女性选民的投票率一直高于男性选民。特别是自2006年的中期选举以来,历次选举女性投票率都要高于男性4~10个百分点。

本次中期选举也不例外,数据显示,登记选民中的男女比例为48%比52%,男性落后女性4个百分点。其中,59%的女性选民投票支持民主党候选人,51%的男性选民投票支持共和党候选人。

当然,这种性别偏好并不意味着女性民主党人能够获胜,因为长久以来,男性选民对共和党人的偏好一直要高于女性选民对民主党人的偏好。例如,最近的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显示,在本轮中期选举中,女性选民以58%比42%的优势偏向民主党,而男性选民则以50%比33%的更大优势偏向共和党。

一定程度上讲,特朗普在2016年就是借着“性别差距”而登上了总统宝座。他一系列反移民、歧视和侮辱女性的言论虽然使他丢掉了大批女性的支持,但反过来却帮助他吸引了众多白人男性拥趸。

不过,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及共和党为了缩小“性别差距”吸引女性选民,积极力推保守派女性参选。这些保守派女性候选人普遍具备一个相似的身份背景,即大部分是退伍军人。很显然,这种身份背景意在与特朗普失去的郊区受教育女性产生某种共鸣,从而拉拢她们的支持。

由此看来,“性别差距”或许会在日后使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做出更加积极的改变。他们可能会在未来的选举中撤下疏远女性选民的政纲,或者是降低反移民和种族主义的言论调门,因为一方面女性是选民大军中的主力,另一方面共和党也要竭力挽留日益流失的郊区女性。

(作者系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延伸阅读

美国中期选举

■ 新华社记者 孙丁 徐剑梅 刘阳

美国11月6日举行2018年中期选举。此次选举关乎下阶段美国政治格局,备受各界关注。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其中一次国会选举与总统选举同时举行,另一次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举行。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举行的国会选举,通常被称为“中期选举”。中期选举中,面临改选的是国会两院、州长以及地方行政、立法机构等。

国会是美国最高立法机构,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两院共同负责起草和制定法律,参议院还有权批准或否决总统对政府高层人员及联邦法官的提名。两院议员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国会每两年为一届,目前的国会是第115届。

参议员每州2名,共100名,任期6年,每两年改选约三分之一。今年参议院有35个议席面临改选,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占24个和9个,亲民主党独立派占2个;众议院共435个议席,众议员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名额选出,任期两年,今年将改选众议院全部议席。

除国会议席,今年中期选举中面临改选的还包括美国50个州的36个州长职位,3处海外领土的总督职位,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旧金山、芝加哥等重要城市市长职位,以及全美99个州立法机构中的87个。这些也都由选民直接选出。

从历史上看,中期选举一般不利于总统所在政党:自美国内战以来,总统所在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会失去32个众议院议席和2个参议院议席。

中期选举投票日通常定在11月第一个星期二,投票时间各州不一,最早从当地时间早上6时开始,最晚到晚上9时结束。出口民调结果将从当天深夜或第二天凌晨开始陆续公布。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女性越来越不着急结婚? 三十而婚已成常态
2018 女性领导力论坛——世界因“她”而变
俞敏洪通过中国女网向广大女同胞诚恳道歉!
沈跃跃在京调研家庭工作时强调: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做好新时代家庭工作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与新时代同行 为新目标奋斗 在新征程建功 做新时代新女性
习近平在同全国妇联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强调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 组织动员妇女走在时代前列建功立业
沈跃跃当选全国妇联主席
中国妇女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