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生育代价影响城镇女性生育意愿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9年8月13日
标题: 生育代价影响城镇女性生育意愿
作者: 刘金菊
资料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9-07-17
关键字: 生育代价 生育意愿 城镇女性 劳动参与率 工作寿命
 

研究发现,生育对女性劳动参与率造成显著的负面影响。相关回归模型的计算表明,从没有孩子到一个和两个孩子,女性各年龄的劳动参与率都有明显下降。就总体劳动参与率而言,本研究分析样本的女性劳动参与率为68%,未生育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为78%,生育一个孩子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为68%,生育两个孩子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为56%。所以,对于生育一个孩子的女性而言,其劳动参与率下降10个百分点;而对于生育两个孩子的女性而言,其劳动参与率下降近22个百分点。对于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未生育的劳动参与率为85%,生育一个孩子的劳动参与率为77%,生育两个孩子女性劳动参与率为67%。生育一个和两个孩子分别导致其劳动参与率下降近8个和18个百分点。对于生活在京沪的女性,未生育的劳动参与率为82%,生育一个孩子的劳动参与率为73%,生育两个孩子女性劳动参与率为63%。生育一个和两个孩子分别导致其劳动参与率下降近9个和19个百分点。那么,这些生育子女数带来的劳动参与率下降在多大程度上导致这些群体女性的预期工作寿命的损失呢?

通过工作生命表的计算表明,城镇女性生育了一个孩子的工作预期寿命是30年,与未生育女性相比,工作寿命减少了6.6年。生育了两个孩子女性的工作预期寿命为24年,与未生育女性相比,工作寿命减少了12.8年。城镇高等教育程度女性的工作预期寿命,因生养一个和两个孩子而损失的工作时间分别是7.1年和13.9年。可见,高等教育程度女性的工作寿命损失更大。生活在京沪一线城市的女性,因生养一个和两个孩子而损失的时间分别是6.8年和13.3年,也略高于全国城镇女性的时间损失。可以认为,中国城镇女性生养一个孩子到17岁,需要从劳动市场中退出6—7年的时间。由于各类女性在劳动市场中的工作收入相差很大,那么即使相同的工作时间损失也会导致不同的收入损失。

2017年全国生育状况调查询问了被调查者2016年全年的个人收入和家庭收入。我们计算了各类女性的平均收入:2016年城镇女性的总体平均收入为4.4万元,其中,高等教育程度女性的平均收入为6.8万元,京沪女性的平均收入为8.6万元。那么,将她们因生养孩子损失的工作时间折算成损失的收入,则差异很大。按照2016年城镇女性的平均收入水平估计,城镇女性生养一个孩子的收入损失为29万元。其中,高等教育程度女性生养一个孩子的收入损失要高出近20万,为48万元。而生活在京沪特大城市的女性,生养一个孩子的收入损失是全国城镇平均水平的2倍,为58万。这显然是一笔巨大的生育代价,毫无疑问是城镇女性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的重大制约因素。不同群体生育率差异也应与生育代价的差异有很大关系。

本研究是探讨女性生育代价的初步尝试,主要涉及了生育代价中的收入损失部分,但生育代价不仅包括因生育而中断或退出劳动市场而带来的收入损失,也包括其他发展机会的损失,甚至心理代价也值得探讨。在方法上,未来的研究可以进一步通过追踪调查数据和多状态生命表来估计生育代价。另外,不同职业、不同部门、不同地域等的女性,估计她们的生育机会成本也同样具有重要意义。未来的估计研究还需要进一步细分,从而对于管理部门和决策者具有更大的参考价值。

 

(本文受到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基于工作生命表估计的中国女性‘生育代价’研究”(17BRK027)资助)

(作者单位:北京城市学院公共管理学部)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课题交流总结会在京召开
2019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天津举行
纪念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问卷定稿研讨会在京召开
最新报告发布 | 2019-2020年世界妇女进展: 变动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关系
在互联网时代杜绝家暴,从我与百度的一封信说起
在40年改革开放伟大历程中浓墨谱写中国妇女事业新篇章(一)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