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民法典分编立法要进一步关注农村妇女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9年8月29日
标题: 民法典分编立法要进一步关注农村妇女
作者: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王春霞
资料来源: 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19-08-07
关键字: 农村妇女 民法典 婚姻家庭编
 

农村妇女离婚后,在男方、娘家通常都拿不到土地承包权。建议民法典物权编、合同编、婚姻家庭编等应作出相关规定,使得农村土地承包权,承包的山林、草场,自建房屋等可以依法分割,为农村妇女离婚救济提供可行的路径。

“农村妇女离婚,土地承包权往往拿不到,山林、房屋常常也不分割,如何救济,拿什么来救济?农村妇女占农业人口的大多数,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继承编立法时,立法者、学者要进一步关注农村妇女的问题。”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雷明光说。

针对农村妇女的特点,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应当做出哪些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列席参加审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日前提出了相关意见和建议。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分居“满二年”当判离婚建议改为“满一年”

婚姻家庭编草案二审稿第856条第3款规定了人民法院调解无效应当准予离婚的5种情形,其中第4项是“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李登海建议,将婚姻家庭编草案第856条第3款第4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中的“两年”改成“一年”。

李登海说,在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婚姻法的时候,“我就‘二年’修改为‘一年’谈了7个理由,其中有一个理由就是国际上多数国家立法都是规定为分居一年,而且我国台湾和香港的立法规定也都是一年。更主要的是,农村妇女在双方分居以后,因为我们国家大都是男娶女嫁,分居后男方住在家里,女方因为没有地方住就到娘家或者姊妹家去住了,这对妇女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当时我也提出,这种情况在城市里可能感觉不出来,但在农村中确实是件大事。”

“现在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在经过社会调解、家庭调解都不行的情况下,我觉得一年就可以了。”李登海说,当时是想为了保护妇女权利、惩罚有钱的男方另娶所以搞成两年。现在看来,事实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建议在这次修改当中,还是改为一年。这样比较合理,才是真正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把分居时间从两年调整为一年,有利于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哈尼巴提·沙布开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

哈尼巴提·沙布开说,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农村,存在女方离婚后无处可去的问题。有的回到娘家,因土地承包后形成的家庭土地关系,导致既没有土地支撑她生活,又没有生活来源,长此以往,给离婚妇女在农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麻烦。

建议明确规定婚姻唯一住所的共同居住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伯军说,在婚姻家庭编草案中,应增加关于个体工商户、农村土地承包户以及个人合伙的具体财产安排。

“当前的婚姻家庭编草案对财产方面的规定仅限于夫妻之间的财产规定,但是对于民法总则当中规定的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户以及个人合伙之间的财产关系并未作出详细规定。”张伯军说,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户以及个人合伙多以家庭关系为纽带进行生产生活劳作,对其之间的财产关系应当予以明确。

第840条规定了属于夫妻一方个人财产的5种情形。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罗保铭建议增加一项,即“因具有身份属性而取得的财产明确为个人财产”,比如军人转业和复员所得的补助费、农民因土地被征用所得的土地补偿费,这些财产都因个人身份取得,应当界定为个人财产。

“为什么在法律上明确呢?”罗保铭进一步解释,比如农村的姑娘出嫁到外村或者其他地方,如果原来这个家庭的土地被征用,获得的补偿款应该有出嫁姑娘的一份。如果家庭给她分配了,很和谐,没有问题。如果分不到,法律有规定,可以求助法律调解或者诉讼,要保留她个人身份属性而属于她的财产。

“建议增设对婚姻唯一住所的共同居住权。”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谭琳说, 建议在第836条之后增加一条,“属于夫妻一方个人所有的房屋是夫妻唯一住所的,双方有共同使用居住的权利,所有权人不得自行处分。”

谭琳进一步解释,婚姻住所是夫妻履行法定义务、行使配偶权利的特定场所,也关系到诉讼、继承、遗弃等行为的认定,在农村还事关土地权益、宅基地的分配,非常重要。为维持家庭生活安定和睦,有必要明确规定婚姻唯一住所的共同居住权。另外,我国目前的社会保障水平比较低,为了保障婚姻中弱势方的权利,有必要对婚姻住所的处分作特别限制,所有权人不能因为离婚就随意处分婚姻共同居住的唯一住所,使另一方无家可归。

雷明光来自农村,也经常到农村开展相关调研。在调研中,雷明光发现,很多地方法院在审理判决农村妇女离婚案件时,常常会避开承包的土地、山林、草场,自建房屋等的分割问题,对妇女权益保护不利。

“农村妇女离婚后,在男方、娘家通常都拿不到土地承包权。农村妇女,要不然就是忍着,不敢离婚,还有很多农村妇女离婚后几个星期、几个月,为了生存,很快又嫁了,婚姻基础依然很差。”雷明光建议,民法典物权编、合同编、婚姻家庭编等应作出相关规定,使得农村土地承包权,承包的山林、草场,自建房屋等可以依法分割,为农村妇女离婚救济提供可行的路径。

权益继承问题需认真调查研究

“农村承包户的继承问题是司法实践中的一项突出问题,关系着农村地区的亲属关系以及财产流转关系的平稳,继承法与继承编草案都没有考虑关于农村承包户继承的特别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伯军说,继承编草案总体上应当增加立法内容,建议将农村承包户继承的财产范围、继承范围、继承规则作出特别规定。

“我们国家有财产继承,还有权益继承的问题,比如农村土地的各种权益、宅基地的各种权益、城市部分居民住房中的权益。”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杜德印说。

杜德印进一步解释,有些个人财产里又包含着不属于个人的权益。现在城乡矛盾纠纷很多的就是这类问题,农村一些兄弟姐妹因为父母留下的房产打得不可开交,其实争的主要是宅基地,因为房子不值多少钱,而宅基地是值钱的。宅基地个人拥有资格权、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因此对权益继承如何处理,建议认真地调查研究。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课题交流总结会在京召开
2019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天津举行
纪念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问卷定稿研讨会在京召开
最新报告发布 | 2019-2020年世界妇女进展: 变动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关系
在互联网时代杜绝家暴,从我与百度的一封信说起
在40年改革开放伟大历程中浓墨谱写中国妇女事业新篇章(一)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