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首页 >> 学术图片新闻
她们需要有力的社会支持系统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 本网发布日期:2019年12月2日
标题: 她们需要有力的社会支持系统
作者: 侯晓然
资料来源: 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 2019-12-02
关键字: 流动女性 暴力 社会支持
 

 

莲花(化名)是一名背井离乡到深圳打工的流动妇女,她只有初中文化,但是通过自身的不懈奋斗,出色的工作能力,成功成为一名保险代理,收入超越了她的丈夫。然而,丈夫不仅控制了她的银行卡、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等全部密码,还把她囚禁起来,关在家里很多天不让她出门……

像莲花一样的流动妇女,她们遭受的家庭暴力有何特点?和过去相比,又出现了哪些新情况?流动妇女遭受家暴一般会如何应对?日前,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采访了《北上广深流动妇女家庭暴力调查报告》的负责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曦影。该调查在过去一年内,共收集了1530份有效样本,并访谈了13位受暴女性。

各种暴力交织发生

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内,流动女性遭遇过包括精神暴力、经济控制、身体暴力、性暴力当中至少任何一种、至少一次家暴的情况,比例在50%左右,30岁以上流动女性的暴力发生率高于30岁以下的流动女性。

据王曦影介绍,在实际生活中,往往各类暴力是相互交织发生的。在访谈的案例中,几乎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讲述了遭遇性暴力的经验,尤其是发生情况比较严重的暴力时,可能先是打骂,然后升级发生性暴力。

经济控制在此次调查中比例占到15.9%。开始提到的莲花就是此次调查中接受访谈的受暴者之一,她遭遇了很典型的经济控制和掠夺:丈夫控制了她全部的经济收入,甚至使用了恶意跟踪软件,无论何时她上网,丈夫都会知晓;她的支付宝账户里明明有钱却被冻结,无法自由使用,她多次换手机仍没有效果。即使后来她已经离婚,仍然有很多钱没能找回。

王曦影表示,在此次调查中,很多受暴女性经济独立,而且她们都很能干,靠自己的劳动来获得财富,甚至比伴侣收入更高,比如莲花。然而,施暴男性因为控制欲很强,嫉妒妻子比他挣钱多,挑战了他“一家之主”的地位,因此会采用各种方式对妻子进行经济控制,比如要求妻子上交工资,定期给妻子发很少的零用钱,妻子每一笔开销都要报告,另外,一些施暴者还会去妻子单位吵闹、破坏妻子获取更好教育资源的机会,以及恶意给妻子制造债务,如骗取妻子的签名章、以妻子名义贷款等等。

求助之路依然漫长

王曦影表示,由于父母、亲人、朋友都不在身边,社会网络较少,社会支持系统较弱,因此流动妇女在遭遇家暴后,更难获得帮助,通常会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而她们的弱势不仅仅在于求助无门,在离婚时,财产分割和争取孩子抚养权的过程中,她们也常常会遇到困难。由于房产、户口等等限制,一些远嫁的流动妇女在离婚财产分割方面基本上是净身出户。而当前很多法官在儿童抚养权的判决中,更多考虑的是谁能给小孩提供更好的经济基础,很少从施暴者并不适合作为儿童抚养者这个角度考虑问题。这也为受暴妇女争取孩子抚养权增加了障碍。

报告显示,真正寻求过帮助的妇女占比仅有25.2%,另有近四成的受访者根本没想过寻求帮助。当流动妇女遭遇家暴后,除了家人朋友,她们更多地选择向单位求助。其次就是求助于各类公共部门,最多的依次是律师、妇联、村委会、居委会、警察。

在王曦影看来,和以往人们想象中,受暴妇女被动的、退缩的、受害的形象不同,有些年轻女性的维权意识很强。莲花的求助过程就很曲折。她好不容易从丈夫的囚禁中逃脱出来,首先找到当地妇联求助,从妇联处得到了一本刚刚出台的反家暴法。初中文化的她把这部法律从头到尾背了下来,清楚知晓每一条的内容。在接下来的求助过程中,她非常擅长引用法律内容向各方机构寻求具体的保护。比如在报警时,她会向警察要求开具告诫令。后来在离婚过程中,莲花又花费了很大的力量才争取到了孩子的抚养权。

在访谈中,受暴妇女小文(化名)的故事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她从上海远嫁北京。在孩子一岁时丈夫开始打她,并在没有告知她的情况下就让孩子奶奶把孩子带走了90天,控制她不让她见到孩子,给她带来很大的心理折磨。而小文的自救过程显示出了强大的计划性。她很注意收集证据:每次丈夫施暴之后,她都会去医院验伤,留下证据,包括每次施暴后丈夫向她道歉的录音,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证据链。忍耐到孩子回到北京后,她悄悄筹划离开,一点点地向娘家快递个人物品,最终成功逃回上海,起诉离婚。她婚后一直没有工作和收入,但她掌握了丈夫的各种财产信息。在离婚诉讼时,她提供的证据和信息起到了很大作用,法院认定了家暴事实,孩子的抚养权也判给了她。

然而,小文“教科书级”的自救依然遭遇了现实的打击。她丈夫不服法院的判决,跑到上海把孩子从小文身边抢走,从此小文三年没能见到孩子。但她依然没有放弃。在法院每月一次的执行公开集中接待日中,小文都会坚持按时来找法官反映情况,如此坚持了三年,终于等到了法院的强制执行,把孩子接回自己身边。三年时间,再见到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

不得不承认,反家暴的道路依然还很长。为此,王曦影建议,完善家庭暴力的相关细则,财产分割照顾受害人、未成年子女一般不宜由施暴人直接抚养、特殊情形下中止施暴人探视权等问题都有待明确,应建立多部门联动模式,健全受暴妇女的社会支持系统,建立由医疗、鉴定、警察、司法、法律援助、心理治疗、庇护所及社会服务机构组成的多部门联动模式等。

访客你好,
推荐文章
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图片新闻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研究”课题交流总结会在京召开
2019年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讨会在天津举行
纪念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成立7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第四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问卷定稿研讨会在京召开
最新报告发布 | 2019-2020年世界妇女进展: 变动世界中的家庭
共建平等民主和睦的新型家庭关系
在互联网时代杜绝家暴,从我与百度的一封信说起
在40年改革开放伟大历程中浓墨谱写中国妇女事业新篇章(一)
推荐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